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知心怪蜀黍NO.26 兼职小队与财务自由  

2012-08-06 09:04:32|  分类: 知心怪蜀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介绍一些背景吧,我是一家一线互联网公司的产品项目经理,凭着一腔热血,从毕业到现在没两年,也算是业务骨干了。公司给的机会以及对我的培养都挺好的,但是对我而言,有自己的规划,虽然在公司发展已经比其他人要好很多了,但是我还是感觉我未来想做的和现在在做的不是一码事儿,我对自己的定位还是要去做与人相关的社区类产品,且对无线方向十分沉迷,但是目前在做的却与此有所相去甚远,也反应过相关的诉求,但是老大毕竟还是没法对应人去做业务,所以……而我也深知产品底层道理是一样的,做什么都得厚积薄发,但是越发感觉到在做的并不对之后产生十分有效的影响,内心深处开始有点不忠于内心的感觉,这不是我要的。

同时也和您之前说的那样,如果体制内可以做的话,就不用去体制外了,在大公司感受到了非常多的成本与阻力,我只是想把想做的事情做好,但是却把大量的精力花费在了不断对简单问题的协调资源分配资源上,而外面的世界已经风起云涌,我做的东西似乎并不能带给我这样的成就感,而且我也十分肯定地认为,我不想成为一个每天对着电脑打豆豆,有了问题分配分配协调协调,然后继续打豆豆的人。而在大公司事实上已经没有让你亲身一线的机会了,名义上当然是已经是指导别人了,不过其实这种人真的碰到问题还不一定能解决,还是得做起来,而在体制内是没有亲身做自己想做的东西的机会了。

于是我受不了现状,好不容易找到了几个不错的伙计一起做东西,现在开始在兼职的状态做,大家都是那种不甘现状、需要成就感的人,但是又迫于没法洒脱甩开一切来无薪做起,就算我可以,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的,所以我们还是希望能够一步步把东西做雏形了,获得投资了一起出来。但是这样过程是慢长而有风险的,从你写兼职做应用的事儿来看,确实碰到了类似的问题,需要我不断地去推动,去团结大家,但是毕竟要顾及养家的那份工作还得顾及追梦的这份事业。

这就是我目前的状态,那么问题就随之而来,而这些问题似乎我都无法找身边的人来解答,只能求助怪蜀黍了:)

1. 对我而言,我确信我肯定会选择做自己热爱的产品的路,所以多次有冲动离职搞起来,但是我明白这事儿急不来,即使我离职了,其他人还在兼职,一样还是不能推进得更快。所以,能否分享你从体制内到出来创业的感受,以及如果是你,或许怎么样的方式会更好呢~

2. 我们都不是业界大佬,没有太财务自由,但是我们都很热血靠谱,目前的模式是一起兼职做然后出来,为什么选择这样也是一种平衡,并不是意味着我们还在犹豫,只是中国的现实状态是很残酷的,大家都得养家糊口的同时保持理想。所以,想请教这种方式是否靠谱,有什么预知风险,或者我们可以怎么做呢~



这封来信看得我很伤感,因为自己的“方言君”最近被无限期冻结。我在去年5月发起这个兼职项目,3周讨论确认策划交互,2周搞定视觉设计,随后13个月过去了,中途还换过一次开发人员。这个APP虽然早就搁在了我的手机里,至今仍没有完全跑通基础流程,沮丧坏了,只能放弃。

反省此事,最大的失误是按照惯性思维,设计了一个需要全职iOS工程师投入3-4周的方案,意味着在兼职状态下,熟手大概得花上8周来研发。这个过程是如此漫长,又缺乏阶段性的激励,以至于压垮了兼职状态下的开发效率。

如果我们把产品人员分两类,技术类(研发/视觉),非技术类(策划/交互/运营),在国内,技术类人员很可能分布在两个极端上。一端是很珍惜自己的私人生活时间,挤不出多少来给兼职项目;另一端则是热情高涨,以至于同时被N个团队拉来入伙,自然会优先分配精力到激励“来得快”的项目。

所以,我发起一个需要兼职研发8周的项目,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或者说,我的人脉关系无法成功组队。吸引兼职同伴比创业期吸引全职同伴难多了,对兼职项目的控制,也比管理全职创业项目难多了。我很理解疲惫回家之余,还要再拿出两三个小时来做私人项目,真心不容易。只有项目发起者才有这样的狂热来克服疲惫——但其他人并非发起者,投入度与其说是靠“认同感”,不如说依赖阶段性的鼓励。一旦研发周期拉长,两周找不到激励点,效率就会打着滚的下降,并且进入恶性循环。

正面回答问题:

1、
我有两次创业经历,一次是被投资人拉去做总经理(挺诡异的经历),权当是找了份工作;另一次是现在,在大公司的资历基本到头——做了5年总监,已经很清楚知道自己升不上去了,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项目可做。再待下去要不就是混着,老母鸡护小鸡一样护着自己的部门;要不就是被发配去另一个部门做天知道什么项目。

即便如此,我猜,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留下来,觉得创业的时机还不够成熟。我很理解他们,创业需要某个垂直领域内的天时(市场机遇)地利(产品构思)人和(团队组建),谈何容易,步步求稳也是常态。但我并非为了追求成功而创业,仅仅是厌倦了体制内的日子,彻底厌倦周而复始的,令我烦恼沮丧又无可奈何的工作。想丢掉那个被工作环境扭曲的自己,连自己都厌恶的自己。选择某种生活不再出于压力、惯性或者有利可图,只是因为“我喜欢”“我乐意”“我开心”。

仅此而已。

12月提交离职申请时,我连技术合伙人都没找到,并没有信心组队成功,更没有把握创业成功。那又如何?那就花光积蓄世界旅行一两年呗,或者找个偏僻的小县城,住在廉价旅店里,安安静静写几个月小说(特别想在川藏或西藏这么干一次)。作为职场上的loser,我接受失败,心甘情愿走上另一条命运轨道。

不过命运没打算这么容易让我退出战场,组队的事情居然搞定了。好耶,开工。

2、
经历过方言君的失败,让我觉得,兼职小队还能长期保持激情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建议设置密集的check point,不断拿出实在一点的东西(版本进展/数据增长/用户反馈)来激励大家,而不是空喊号子。

去年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珍惜自己的名声,不愿意把一款相对简陋的产品推向市场,怕被同行笑话。所以对方言君功能的精简太少,对细节的雕琢太多,结果(兼职状态下的)研发周期拉长到了8周以上,从第3周开始就有明显减速,最终拖垮整个项目。我的出发点固然有其合理之处,但项目无限期冻结的结果恐怕更令人黯淡。

以我的挫折来看,每两周设置一次比较实在的激励点,容易保持士气。不能像全职项目那样,方案一致通过后就坐等研发。

至于你提到的财务自由,嘿嘿,很多年薪三四十万家产三四百万的人,不愿意离职过自己喜欢的日子,原因也是“财务不自由”。这个世界上有年薪5万的消费方式,年薪50万的消费方式;供小房子的消费方式,供大房子的消费方式;沙县小吃的消费方式,海底捞的消费方式。真正束缚你的并不是金钱,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不会拥有财务自由,捆住脚的其实是惯性——停留在当下的惯性,以及对不可知未来的恐惧。

创业后,我的收入锐减为过去的28.4%,生活费锐减一半,去超市买点什么都得精打细算,还得冒自己投进去的几十万打水漂的风险。作为36岁中年男子,委实有点狼狈。然而相比起来,我显然认为过去几年的日子更加苦逼得多。对我个人来说,消费水准在影响快乐度的若干指标中,只占不太大的一部分。仅仅拿大公司应届生的工资也能养得白白胖胖,大公司部门总监的职场生涯却倍感烦恼。

人生短暂,及时行乐。
————————————————————

对知心怪蜀黍提问,请看:
  评论这张
 
阅读(2663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