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庇护所   

2012-07-19 14:01: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讲的,是大约15年前的事情。

1996年到2000年,我在某检察院做法警。那时我刚大专毕业,19岁通过公务员考试进检察院(当然主要是托关系),23岁辞职去一家周报做编辑。

和我同事的11位法警,至今只有我一个人离职,其余都还留在那里。

96年通过一次公务员考试,社招了12名大学生,新组建该市级检察院的警务处,分配到反贪局配合办案。入职半年后大家都傻了眼,工作远远比想象中无趣,多为看守/监控/跟踪/笔录/跟班之类的体力活,收入微薄,晋升艰难。身边的师兄全是三四十岁还升不上去的的一线科员(前车之鉴),法警则分派给师兄们打下手。

警务处里都是一群20岁出头的大学生小科员,牢骚满腹,骂社会黑暗,骂机关腐败,骂的最多的则是自己的处境——你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法警的活儿又累,又脏,又没什么技术含量。想改善环境就得打点上级关系,大部分人涉世未深不谙此道。那也行,你这块砖就放在厕所里……垫脚。

2000年之前,公务员的收入还不怎么样。入职的时候我月薪+补助总共280元,离职的时候则是880元,加上全部隐性收入(各种巧立名目的奖金),1999年全年拿到了1.3万元。即便没有干一番大事业的志向,这点收入也让人灰心丧气。私底下聊到未来,心里满是绝望,简直恨不得抱头痛哭一场。

98年的时候,我实在熬不下去了,与相好的两三位同事约定,一定要跳出这酱色粪坑。我们买了一套“报关教材”,因为有人说海关报关制度刚刚大改,报关员大叔们很难适应,有机会去沿海地区抢他们的饭碗。这时又有相好的同事在一边劝,走什么呀,虽然处境不如意,好歹是稳定铁饭碗,国家干部,制服警员。出去了你们能做什么?懂什么会什么?能适应社会上弱肉强食那一套?

齐声答:我们能做报关员!

没多久,教材寄到了。一翻又傻了眼,晦涩枯燥背不下去嘛,便甩在一边继续骂娘,骂这操蛋的命运。劝说不要走的同事也加入进来一起骂,哀声怒斥,泪水涟涟。

在这操蛋的命运之中,唯一带来些许乐趣的,便是享受小小特权。比如开着警车出去,high了会无端端鸣笛飞驰;比如骑自行车闯红灯被交警捉住,便掏出警官证说“自己人,放一马”。特权像是香烟,抽了会上瘾,更加是对生活不满的安慰剂。

若干年后,遇到一位部队里的技术军官,为人正直善良,只是讲起部队里的人在外边打架吃了亏,下级军官带一帮膀阔腰圆的小伙子出去找回面子时,亦说得津津有味,满脸都是得意之情。“谁惹得起咱们部队?”

印象里,这是他唯一对部队充满荣誉感的时候,其余时间都在讲技术军官的生活如何苦逼,申请退役又是如何艰难受阻。是啊,这无趣无望的生活如果没有一些特权来调剂,岂不是更加苦得滴出中药来。

只是苦中作乐,杯水车薪。我们的要求也不高,能接一些发挥自己长处的任务,修炼专业技能的任务,80%打杂之外再掺杂20%更有意义的任务。但是——你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机关里的杂活无穷无尽,绝大多数是枯燥重复的事务,怎轮得到你挑肥拣瘦。“业绩”这两个字压根不存在,做的就是不可能出业绩的垫脚石工作。

那么,辞职好吗?离开公务员的岗位,把它让给能忍受这些的人。

我的老同事对此是这么想的:日子确实不好过,但生活不就是这样吗?现在好歹是国家公务员,只要不犯大错,一辈子都领得到工资,看病有报销,老了有退休金,隔几十年还能分套房子。你去社会上跟那些人竞争,凭什么本事?找不到工作怎么办,被公司老板开了怎么办,出去还不是一样的受气受累,还不稳定,成天担惊受怕。何苦去冒风险。“在里边”虽然只有汤喝,没有肉吃,“到外面”怕是连汤都喝不上,得活活饿死。

于是15年过去了,警务处离职的只有我一个人,整个检察院300多人,每年离职率不足千分之五。我也老老实实说,当年真的是太穷了,如果年薪能有3万,我肯定不辞职,继续混着,怀抱着对“外面那个世界”的无限憧憬和担忧。但月总收入就800多,日子真心难过啊,结果辞职后第一年收入大约5万,第二年10万,让老同事咋舌不已。羡慕归羡慕,我可是笔杆子过硬,靠着“读者评选最佳撰稿人第三名”应聘去那家周报做编辑,他们没有一技之长,成天干的是机关打杂的活儿,出去又能做什么呢?

所以当年,我所在机关很流行利用职务之便,结识一些社会关系,再拿出存款来在外面开几家小店,生活重心都放在小店上。这样的人被称赞为“会过日子”“精明能干”。更厉害的还会用小店收入打点上下关系,为升职铺平道路。X处长,X处长,X局长在外面有自己的生意,都是半公开的事情,哪个茶楼,哪间服装店是他们家的,大家清楚得很,纷纷翘起大拇指说“厉害”。

我辞职6年后,跟一位精明能干的法警老同事聊天。他说现在检察院待遇好多了,一年能拿五到十万。师兄们年纪大了办不动案子,终于轮到我们来挑大梁(距离入职几乎已有10年),而他的破案率最高,在内部有神探之名。只是不太会“搞好上级关系”,升职无望,又辛苦得很,一怒之下申请去看守检察院大门。我吃惊道:有没有搞错,你这个神探去看大门?

他在电话里神秘一笑,说你这就不懂了。看大门是肥缺啊,我还托了不少关系才抢到这个位置。每周只需要连续看守3天大门,剩下4天时间休假,想干什么都可以。我办案子认识不少人,也在外面搞了间自己的小店,这才有时间去经营。再说看大门又不累,白天喝茶看报纸,晚上裹着大衣睡一觉罢了,收入并不比在反贪局干低多少。专心搞好自家的小店才是正道。

我不知道怎么回话,只好不停叹气。

即便到了这个境地,他还是不愿意辞职,宁肯穿着警服,手捧铁饭碗,在机关里做革命的一块砖。公务员的大门易出难进,大部分岗位对能力并没有多大要求,即便在岗位上有所锻炼,走出去之后也未必用得上这些经验才能,资历如废纸,职场竞争力薄弱。而旱涝保收的日子过惯了,对职业风险多半充满恐惧心,纵然此处气候恶劣,外面恐怕无立足之处……若说“从头来过”,还得放下公务员的架子。这架子在机关里是压根没有的,不点头哈腰就算好的,但出门在外亮出公务员身份来,总会有不少人艳羡他们衣食无忧福利丰厚,这时,腰杆便挺得笔直。

回想起来,我也是从检察院辞职7年后,才摆脱了“如果失业怎么办”的心理阴影,自信可以靠能力挣得“衣食无忧福利丰厚”。这倒不是说7年后我才有此能耐,只是机关生涯烙下的心理疾患,此刻方才治愈罢了。

从阴暗潮湿的庇护所里走出去,难免阳光刺眼,两腿酸痛。

还在检察院的时候,一帮小年轻常讨论政治问题。我从12岁开始就偏右,同事们至少良知尚存。即便那时的社会矛盾远不如现在激化,对于朝廷糜烂,世风日下,大家也愤慨不已。但骂着骂着就会想,如果朝廷乱了,饭碗锈了,谁来给公务员发工资呢?失业后变成一个废物,难道去摆地摊,看铺子,开出租车……我们可是曾经的国家干部啊!这么一想,毛骨悚然,即便这社会脏得想呕吐,还是继续维持下去比较好,并跪求青天大老爷们良心发现改良制度。不改良也没辙,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去Google上搜了搜,中国的行政机关、政党机关、社会团体及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数量是4000多万人。加上他们的亲属,就有1亿多人。如果再加上朝廷控制的企业、部队等等,几千万个家庭恐怕有两三亿人。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此庞大的庇护所是我朝最可靠的维稳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59463)|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