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5月(上)  

2012-05-17 22:36:03|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cicada
————————————————————

我们这个行业啊,改版太快,都不好意思对外说“XX是我以前做过的产品”。回去一看,面目全非,新气象都是后来者的功劳。这时讲自己和XX有多少多少渊源,便觉得牛头不对马嘴,不好意思再提这茬。就像我做过的,大大小小的独立产品有几十个,再过一两年,估计一个都不好意思提起,只能讲讲现在而今眼目下,手头上正在做的这款了……

Axure原型和PPT是同一类灵异体,做完之后再看,会觉得自己很蠢,内容这么简洁的东西为什么花那么长的时间。

看见蚯蚓君在马路上爬,把它拈到了一旁的花圃里。昨天也这样拯救过蜗牛君。我小时候用各种方式杀死过可能上千只各种虫子,没想到长大后,居然变成如此善良的一个人。转折点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早上去地铁的路上,发觉自己莫名其妙下了人行道,正走在大马路上。心想今天怎么又犯蠢?打算走回人行道,这才看见那里正在施工……谢特,半分钟前因为施工阻路而走到马路上去的记忆,怎么就全被抹掉了?

人的死亡体验,是否跟『便便从肚子里用力挤到马桶里,旋即放水冲走』差不多呢?从温暖、安全,彼此紧紧依偎的地方,释放到另一个开阔而疏离的地方,向着远方漂去。

有些人特别喜欢对别人说“你错了”,几乎是口头禅一般的存在。以前认识一人,即便跟他说“这电影还算好看的”,他也会用力摇着头说“你错了,这电影非常之好看。”你身边有这样的错错错先森吗?

讲几个完全是废话的口头禅:我老实说(平时说的都是假话),坦白讲(其他时候比较奸诈),我个人认为(不是个人难道还是集体决策),事实上(别的全系虚构)……

为什么人们喜欢丧尸题材?我觉得来自内心的阴暗面。既能享受虐杀同类,爆头残肢的快感,又因为“他已经不是人了”而全无负罪感,对着人形生命体下得了手,砍得四分五裂还能欢喜大叫。我们天生就是嗜血者吗?

个人社交圈维护的时间越长,杂质关系也就越多,周期性地重组一下关系链,会有重装系统的畅快和新鲜感(当然这个周期特别的长)。kik,path,也包括微信的例子告诉我们,即便在红得不能再红的红海,“重组社交关系”也可以成为突围的利器之一,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产品卖点来吸引新用户注意力。

对于“创业失败是必然,成功是偶然”这个观点呢,我的看法是,人活不过100岁是必然,超过100岁是偶然……即便有再多的养生护体方法,先进医疗保障,健康生活习惯,也无法改变结果。这句话真正的意思是重视过程,享受过程,而不是抱着“我一定要成功”“倒下的那个绝对不是我”“概率再低我也能中大奖”的态度去对待创业。当然,抱着那些态度的人儿们……祝你们活到101岁。

对于创业团队来说,衡量做人做事是否靠谱的标准就是——活下来并且生长起来。死掉的都是不靠谱的,这是最有效的自然淘汰法则,但没法应用于环境复杂的大公司。既然“靠谱”的永远是极少数,为了降低“不靠谱”带来的大公司损失,制定出来的一套自我保护规则就叫做“体制”。即温室的围墙。

经验之谈,如果你有个产品方向,产品愿景,别人听了都说“难啊”,但你偏偏要去挑战这个难题。最后拿出来的方案别人都说“悬啊”,但你偏偏要抱着身手敏捷,或是孤注一掷的想法去试试,结果多半惨淡。身在局中时,最容易自我催眠,而旁观者清。有人对此大摇其头?IT行业(其实是任何行业)流行这么一种知音体,天才被庸众质疑,否定,挖苦,最后一举成名天下知,多么的喜闻乐见啊,看着看着就会有代入感……好吧,笑点其实在“代入感”这里。

现在最好的UI/交互设计师,个人重心是否正在向移动端转移?以我为例,最近两年极少对着一套网页设计“哇”出来,却经常对着APP“哇!哇!哇!”我猜,原因是网页的可视范围太大,视觉重心聚焦在信息本身;而移动APP的界面也在视觉焦点之内,且交互方式更灵活,更活泼。设计师的才华更容易被用户感知。

对于yxp过去的策略,我一直有不同观点。所谓“个性化”,不是说把自己的相片印在T恤上,杯子上,这就叫个性化。个性不是靠自己和家人的脸来体现,而是发散出自己的品味、格调这些东西。主打个性冲印,其实是主打某种吸引到用户的调调。在银饰上刻自己的名字,杯子上印自己的相片,与“个性”南辕北辙。

为创新而创新是一件相当无聊的事情,但如果内心没有“做点与众不同的给你们看,等你们抄”的强大的自豪感驱动,会容易地被产品数据满足,用已有的模块来构建产品,安全的方式来实现目标,却失去探索未知的本能冲动。

最近一年越发觉得,我们当然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比这个更重要得多的是,在一个适合自己的环境,做适合自己的事情,而且这事本身有着不错的市场机遇。单单“强大”则往往变成“强求”。怎样才能实现这种“天时地利人和”呢?我们把这个叫做命运……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但未必在哪里都能变现。如我现在比10年前更强得多,有更多的钱和更高的头衔,但谈到幸福感,成就感,甚至谈到具体的“成就”,唉,却未必比得过10年前那个做游戏周报的纯银。那时环境/才华/意气达到了微妙的平衡点,后来则可遇而不可求。人对自己的改造终究是有限的,对环境的选择其实也是有限的,这就是命。

在上海地铁里监督放包安检,大概是这城市最苦逼的职业之一,不断挥动手臂说着重复的话,但2/3的人无视他们,冷然直行,高峰期甚至达到4/5。放个稻草人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为了证明自己比稻草人更管用,有时也会横踏一步,拦在行人面前,这个大动作多拦下来了10%的包……我觉得,还是稻草人在成本上更划算一些。

我比较蠢一点,自己听到的自己的声音,和别人听到的很大不同,去年才在微博上知道这个 (还被很多人嘲笑了)。但上次测试新浪足印儿的旅行录音功能,搭档在一边说,这录音也不像你的声音啊……顿时就迷乱了。如何得知别人听到的我的声音是怎样的呢?

有时候觉得对方不值得驳斥;有时候情感强烈到快要溢出来,便需要“音韵顺口”的语气助词来帮助自己表达,比如粗口,比如“5毛”。此语本身并没有对错,我气到了也会骂别人5毛,看见无脑红左难道还去跟他辩论一番?意识到“5毛”与口气温和的粗口是一个意思就了然了。这也是语言的自然生长过程。

最近跟一位朋友聊到盛大手机,据说只卖1199元,即将上市。我说你们的保密做得很好啊,他摊一摊手说,屁嘞,只是大年没批1分钱的推广费用而已。

我虽然反社交,也接触过各大互联网公司的人,其中对工作环境最不满意的大概是盛大做产品的这帮人,无论在职离职,个个都能瞬间变身强力吐槽帝……

广州女郎的平均胸围有明显增长,是我09年初离开广州后才发生的事情吗?还是生活中从不缺少大咪咪,只是缺少发现。

我有个朋友,进价80块钱的手工皂,人家在淘宝卖298,她一开始卖128,根本卖不掉,一狠心加价到146,然后卖得还不错……现在每个月不怎么打理淘宝店也能净赚两三千。我完全不懂做生意的道理,就是感慨一下下。

08年我上推特,主要为获取信息;现在我上微博,主要为获取成就感。是我变了,还是产品氛围斗转星移?都错,是因为我在推特没几个粉啊!推特上若有2000人fo我,心态定与今日无异。

不断有人以“我关注的谁谁谁没以前活跃了”来预言新浪微博的盛极而衰,在部分个体活性降低的同时,你接触到的有关注价值的微博帐户数量正在增加。稍微拓展一些视野,信息就会加速流动。整个信息流的价值才是微博的核心价值,个体是否话痨又何足轻重呢?

老有人跟我说微信如何轻易击溃陌陌,我不认同。微信团队的价值观,使得微信在陌生人交友方面是不感性的,而陌陌是感性的,这影响到用户群的气质,进一步引申出陌陌用户的目的相对单一,人群集中,这种用户构成上的提纯,不仅提高了帅哥美女的比例,更加大大提高了陌生人之间暧昧交友的效率。基于用户群的提纯优势,在陌生人暧昧交友这部分,陌陌与微信各逞其能,各自高速发展。真正的难题是如何拓展“暧昧交友”之外的应用情景,先入为主甚是顽固。否则300万也好,3000万也好,只不过提供了异性交友数据库而已——还收不到会员费。

在宫廷、政治、职场剧中,时常看到「忠于XXX」的桥段。20多岁的时候对此很好奇,以后我也会忠于XXX吗?时至今日,生命几近过半,我可以坚定地说,我将忠于自己的价值观,但不会效忠任何一个人。能获得我的忠诚的,必定是恒定不变又简洁清晰之物,而非复杂易变之人。

我一直想演一个丧尸,但是我不想演跑动中被一枪打翻在地的丧尸。在家里试了一下,好辛苦的。
  评论这张
 
阅读(819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