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8月上半月  

2011-08-16 09:42:48|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cicada
不喜欢我就不要关注我

————————————————————

多了解一下Twitter的发家史,会发现被产品左翼人士盛赞为“去名人化”的Twitter,在早期阶段几个重要的上升拐点,大都是某某名人开通Twitter,带动大批粉丝疯狂涌入。比如说,奥巴马竞选账户。这让左翼情何以堪。“性、丑闻与名人”是颠扑不破的产品催化剂。

基本上,我对于国内任何大型IT公司自夸企业文化的文章/相片/视频,统统都不信。哪怕下面掌声雷动,我还是不相信。体制可不是凡夫俗子能对抗的玄铁枷锁。

大多数成功公司在进行业务拓展的时候,遇到的最严重,最棘手的问题,就是“老板本人这个问题”。

中国典型的“老百姓”啊,自己出了什么坏事情之后,常常先下跪,再跳楼(威胁跳楼),逼得没有法子还会自焚,但你让他手持一支鲜花走上街去,却多半是不愿意的,因为还等着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平时没坏事的时候,青天大老爷再夸几句“勤劳善良的老百姓”,自豪感立马扑面而来。这个国家哪有多少公民。

想起一个微博上看来的段子,有一中国人跟一美国人说,中国的领导人还是好的,就是下面的官太坏。美国人想了半天,问:你怎么知道领导人是好的?

常见人被拉黑后气急败坏,大骂对方气量小假民主,真是蠢得可爱。他一定得听你冲到面前去指责他,挖苦他,骂他,甚至和每个反对声音作一场荡气回肠的大辩论,这就民主又有气量了?我常想去那些被拖黑而大骂不止的人那里,天天变着法子质疑他骂他,看他们会不会拖黑我,但又觉得这太无聊,一直没操作…

哈利波特午夜场归来~破绽很多,但终归没有烂尾。走出影院觉得很伤感,10年,都10年了,10年时间赫敏还是发育不出圆润挺拔的D罩杯,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昨天开部门周会的时候,我贱贱地说了一句:大家都到齐了吧,现在我可以跟你们剧透哈利波特大结局了。

明年想辞职去旅行了,被工作充满的人生多无趣啊。总想着功成名就才有资本去过“在路上”的生活,就像每个人都打算35岁退休……可年底我就满35岁了,功成名就个屁嘞。难道没有功名我就没有旅行一年的存款吗?放屁,工作16年我当然有这笔钱。郭小威,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放下”呢?很多人(比如我)放不下,并非真的没有时间,没有钱去过自由的生活。我的存款可以安安心心地旅行一年,提前实现人生梦想,一年后再继续工作赚钱,哪有这么容易就被淘汰。其实,只是被工作的惯性牵引着,并且被充满这个社会的焦虑感,不安定感击败了而已。软弱!什么狗屁梦想,你明明随时都可以去实现的,不就是懒、贪婪、自己吓退自己吗?为何要到老了再慨叹还有许多未了之事,和别的老人一起感伤“当年我们曾有着同样的梦想……”懦弱者!无能之辈!蠢材!

最近有几个新创意,一个是专为IT行业定制的新型招聘网站,一个是带感相片日记,一个是语音社交,一个是写字楼社交,都已经画好了产品框架。但我觉得,相比起创业来说,专心研究明年的旅行计划会更靠谱一些。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新人常常问做产品什么最重要?我的答案是“你最重要”。以你的爱好、性格、经验、专长、人脉等等,如果找对了一款适合自己的产品,这一点比别的都重要。产品和产品经理之间也有所谓的相性,基因卯得上,你就更容易做成这件事儿。所以我们要像选老婆一样去选择项目,未必专追美女,更要看合不合得来。

刚在Mr.6看到一个有趣的观点,他说,人在现实生活中发表的信息,收听范围很小,也容易消散,被遗忘。但在网络上发表的信息就反过来,有可能被很多人知晓,往往永久保存。因此很多情绪化的,一时意气的,尤其是负面的信息被实名发表在网络上,对本人会带来很多潜在伤害。我们不可能永远理智,永远正确。

一种强烈地打动人心的美,往往出自设计者的偏好和个性,而不是面面俱到的用户服务意识。这点不仅对于绘画与摄影这种艺术形态,对产品设计也是通用的。

几年前跟一个人闹僵了,对轰,我很怒而且小心眼儿,后来对方找我和解,我没搭理。结果最近才发现,对方负责的某一块业务恰好能帮到我现在的某一个项目,我们的兄弟去接触,回来说对方不搭理人啊。我猛翻白眼,心说风水轮流转……

接上一条的评论:哼哼,这些人是肿么啦?因为我大概会吃点亏,所以平日里就不敢跟人翻脸啦?就算翻了脸也要恬着脸过去求和啦?做梦!老纸树敌(互相不顺眼)无数,35年来从未软过一次!我就这脾气。只要没觉得自己错,没人能按下来我的头。牺牲区区利益又算个屁嘞。我才不要全世界都喜欢我嘞。

我十二三岁就是现在这性格,倔,任性,理想主义,不圆滑而且厌恶圆滑。亲戚都说,你还小,不知道社会是什么样子,长大你就会变得和我们一样了。到了十七八岁,他们还这么说,二十三四岁还这么说。我二十六七岁的时候嘻皮笑脸地问他们,瞧,我没变吧。亲戚恍然大悟:你娃就是个变态!

多年前与人交恶,双方都有错,当面撕破脸。此君遂整我,手黑。下手后却又寻求和解,遭拒,则继续整我,手愈黑。再后来数年,此君数次找我和解,我念着旧日情谊,说“让我踢一腿就可以。”彼怒,大骂而去,背后大骂不止。有人问我,他当时真让你踢怎么办?答,“狠踢大腿,然后重归于好。”这是真心话。

我96-00年在市级检察院工作,那时机关内部对高薪养廉的呼声很高,笑话,缺乏有效的监管还养个屁的廉。只有体制唯可养廉。但如果体制真改变了,真廉洁了,薪水不变,有才干的人必然弃官从商,因为瞧不起现在那点待遇,一心求稳的平庸的人才会死守官位。所以说体制养廉,高薪养才。那时我用小本子记收入,2000年全年明里暗里的收入大概是1万6,已经干了四年,快升二级警司。唯一的好处是2万6买了套80年代初修的60平米旧房子,有产权,相当于四年赚一套房子。分完房我就辞职了,去做报纸编辑,很快升职,第一年拿了6万+,第二年10万+。

在检察院那四年,编制在警务处,主要工作在反贪局,也跟着起诉处监督过枪决,跟着监所处抓捕过监狱长。那时日子过得很不开心,很绝望,很厌恶机关。后来从机关出来投身IT行业,至今11年,天天坐办公室。11年来聚会时跟朋友讲好玩的故事,居然全靠办案那四年积攒的数百个段子。回想起来,也是人生奇遇,不如写《从法警到产品经理》《从做审讯笔录到写开发需求》《从监督死刑执行到手绘产品原型》……

在中国,有些事情围观可以改变,比如药案;有些则不能,比如汶川或高铁。其中有什么规律呢?我苦苦思索,结论只有四个字:“上面有人!”在一个枪杆子属于党的国家里,改变只能寄托于党魁的人性含量。如果没有戈氏,没有经国公,大部分都是薄督,那么北朝鲜人民都过得下去,我们又凭什么维持不下去呢?

人往往因为别人附和自己的观点,而认同他的见地。其实那只不过是附和而已。

想起两周前小聚会上提出的一个观点:在1000人以上的国内的IT大公司里,大佬亲政主抓的项目,往往是最后必死无疑的项目。一把手(或核心高管)抓得越紧,期待越高,则死得越惨。不放权不足以成功。这几年,似乎也只有新浪博客、微博能逃出这个魔咒。

新浪科技报道,糯米网二季度净营收110万美元,净亏损450万美元。对比起来,Groupon的财报已经相当之光鲜靓丽了。烧钱不是问题,但要沉淀下来独特的用户价值,以“贪便宜”为卖点的团购服务同质化严重,一旦烧钱推广,便是恶性竞争,不死不休。这点和国内的视频网站也是相似的(哪怕hulu模式)。

以低价为卖点的团购服务,用户会选择最便宜并可信的那家,而团购又缺乏庞大的品类管理,以至于当多个相对可信的低价团购竞争时,不同服务之间的品牌辨识度很低。在推广上投入巨资可以换来一时销量,却换不来与投入对等的顾客忠诚度。视频网站也是这样。激烈的同质化竞争抬高了影视采购成本,抬高到畸形的地步,结果耗死大部分,存活小部分。谁都以为自己会是最后存活下来那个。这种商战显得残酷又愚蠢,也算是“一窝蜂而上”的中国特色。

如果不具备“录像带文化”的社会基础,就不再是Youtube模式。如果没有独有的,成本合理的高质量片源,就不再是Hulu模式。如果出现大量同质化的市场竞争者,就不再是Groupon模式。如果基于高品质图片的信息生产与消费群体不成熟,就不再是Tumblr模式。南橘往往北枳。

《超8》没有影评讲的那么好,且烂尾,但两个小主角的演出颇值得一看。那小姑娘风情万种,堪与少女时的娜塔莉·波曼相比。

有人在博客留言说:“开心即便是转帖,也是被朋友挑选出来,最符合我口味的转帖。”笑,转帖次数达到3位数以上,那就叫“最符合大众口味的转帖”,俗称大路货。被多次转发只可能扼杀个性,放大共性。从这个角度来说,开心在转帖设计上的强有力的创新,长远看弊大于利。

一直很烦别人质问我(业余时间组队研发),你做的这个事情有什么价值。有什么价值?我喜欢就是价值。既不赚钱,也不求一鸣惊人,更不打算开启什么了不起的新领域,就是单纯地想做个有趣的应用来玩儿,行不行?你要做叱咤风云的弄潮儿,你上嘛,我围观。行业里这种功利风气真让我不开心,觉得格格不入。

有种奇妙的感觉,在我们这个产品行业啊,你很难说自己正在做的不是一件错误的事情,能尽量确保的是,不要去做一件事后看起来很蠢的事情。否则,最后就连你唯一赚来的失败经验,用“别犯蠢”三个字也足以囊括。这多丢人。

我发现行业里有个现象就是,我激动万分地跟你说我的项目计划,你说不行,举一大堆反对理由。接着你激动万分地跟我说你的项目计划,发生同样的遭遇。到最后,可能确实是“都不行”,都是当局者迷。产品成功(甚至存活三年)的概率就是这么低。

今年已过了8个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新推出的互联网产品(非游戏或电商类)只有一款,就是知乎,此外米聊、微信与jjdd亦有赞赏之处。别的不论是全新产品,还是老产品的新功能新分支,都乏善可陈。怀抱着改变这个世界梦想的产品人,环顾四周,洗洗睡吧。未必是你们不行,可机会实在不多。一将功成万骨枯。

如果一年到头,整个国内市场上令我赞赏的互联网新产品,以及老产品的新模块,加一起,还不到10。而这一年来,上万的产品从业人员奋力折腾出了上千个大大小小的新项目。产品市场不足1%的“出头率”是不是太残酷了一点?忽然间心头茫然,不知道自己当年转型产品是对是错。希望能改变世界,结果只是炮灰。转型产品近四年,最痛苦的一点是,自己的才能和努力都沉淀不下来,到最后都发酵成了某种叫做“挫折与教训”的东西。环顾四周,整个行业的成功率不足1%,产品三年存活率不足5%,而年华易逝,我们都留下了什么?还不如我在2002年编报纸,写小说更有人生意义。

有两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1、绝大多数产品失败到底是因为团队不行,尤其带队人不行,还是该项目在该环境下本来就难以成功?
2、靠个人努力找到(创造)有可能成功的项目,这个概率有没有5%?
不论是怎样的回答,产品失败以后会像烈日下的冰激凌那样融化掉,和你的一部分生命一起,在这个世界上不留半点痕迹,像被冲洗过的马路一般干干净净。我经常跟别人说,做什么都好,重要的是人生有沉淀,或者沉淀故事与历练,或者沉淀才能与资历,哪怕是学学游泳,练练拍照都好。可我们这些做产品的人能沉淀下来什么?忽然灰心,觉得还不如当年忍受清贫,坚持写写小说更有意义。翻看10年前的小说,忍不住微笑,再回忆近4年来的产品生涯,则面如死灰。

昨天去看《海洋》,进影城遇到一家三口,小正太欢快地闹着,我们去看蓝精灵,我们去看蓝精灵。我咳嗽一声清唱:“在左腿的右边右腿的左边有一片黑森林,有一片黑森林”。这是鄙人10年前学来的民谣。
  评论这张
 
阅读(358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