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11月(下)  

2011-11-30 21:54:42|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cicada
不喜欢我就不要关注我

————————————————————

为自家的产品写了篇软文投稿到科技博客,结果被退稿……理由是写得太烂。作为坚持更新了2年多的IT博客作者,我表示非常苦恼与矛盾。

跟创业者聊天,总结道:
1、创业是你对待人生的态度,而不是一个赚钱出名的目标
2、从一开始就告诉自己“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
3、默契、均衡、友爱,这比人才济济更重要得多
4、真正的搭档,是和你共同面对失败,抗争命运的人
5、千言万语汇总成三个字:“共患难”,非此不足以抵达彼岸

一个人是否选择创业,不是因为他有没有“好的想法”,有没有勇气,有没有野心,有没有认识一帮信得过的兄弟,而是他愿意选择这么一种生活方式。他应该是为了“我想过这样的日子”,“我想有这样一段人生经历”而创业,并非直奔大富大贵而去。后者太功利,很容易在压力下折断。04-06我在福州创业一家小公司,4个人拉扯到40多人,从啃VC拉扯到盈利,中途吃苦受罪不可胜数。那段经历让我觉得,有人能跟你一起共患难真的很重要。我不是带着兄弟们去发财,而是一群喜欢在海上漂泊的,愚蠢的寻宝海盗。

Instagram小队,是我最向往的工作状态,产品的乌托邦。哪怕做不到那么大,哪怕赚不到多少钱。

跟朋友聊天,提到有些人为何选择独立创业,而不是体制内创业。我的回答是,体制内或许允许你有“立项”的自由,但体制不允许你为这个项目配置最优化资源。产品小队既不是最适合这个项目的人,也不是最认可这个项目的人,仅仅是“你能拿到”的人。如果涉及跨部门协作,连“能拿到”这三个字都不敢说。在非常有限的选择环境下,无法保证新项目组的人力配置均衡、狂热、高效。往往就立项者自己上蹿下跳,其他人仅仅“完成他提的单子”,这种状态还谈什么创新?不创新还谈什么创业?所以不选择体制内创业,未必是追求更多的财富和荣誉,只是体制内压根就做不成这件事情,不得不越墙而出。

有人问,招聘能解决体制内创业的组队问题吗?回答不能。
1、你不能帮公共部门去招人,虽然那个位置是你很依赖的。
2、体制内招聘,讲究的是公司、部门的品牌,岗位的头衔与待遇,很难用“项目够酷”去打动优秀的人,因为他的收益预期值不高。
3、创业是先组队再开工,体制内是先立项再组队(招聘),而组队的时间必然不短——体制可不会有这个耐心,等你花几个月时间找到合适的同伴。结果是立项没多久就急眼了,组队不尽人意也硬上,指望着边做边招,英勇赴死。所以只有Google这种才支持体制内创业,工程师驱动嘛,知行合一行动力强大。

在任何团队中,有强大自我驱动力的人如果达到20%,那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个数字。大部分团队连10%都达不到。这一点侧面说明了管理手段的重要性。

我以前不看好国内产品使用tag,后来又有改观。使用tag的常见动力不是分类,而是获取收益——打个tag就能让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如果用户体会到这种收益,就容易适应tag的使用(仍存在中文以“字”为单位的缺陷)。当然,这又需要对“tag聚合内容”进行品质筛选——聚合展示的部分越强大,tag的推行就越容易。

半年多不上知乎了,偶尔被某个链接拉进去看看,发现还有人邀请我回答问题,比如“公鸡为什么会在进食时攻击小鸡?”“如何才可以购买到能说话的鹦鹉幼鸟?能分出来不?”“陆生的猫为什么被认为喜欢吃水里的鱼?”有点点崩溃……你们问我X-art近年最好看的是哪几部都行啊。

昨天新买的索尼无线耳机7500到了,3000大洋,戴上一听,哭了。我这个次品耳膜就没感觉出来比电视机喇叭爽多少嘛。声音的确有区别(尤其是音量),但“爽”的程度提升并不大,尤其玩游戏一专注起来,那他妈的就压根没区别啊啊啊!好吧,除了电影院音响之外,我听什么都差不太多,定住多听几分钟,各种音响效果简直就“一模一样”了,但总是忍不住要“弄个好的”……

坐马桶上见一新闻,《生化危机5》拍摄现场发生事故,16名演员受伤,赶来的医生吓坏了,这16位哥们恰好都是演丧尸的……医生哭着说,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惨的场面啊。得知详情后又哭了一次,这我没法判断伤势啊。

常去的理发店倒了,御用的理发师闪了,换家门口的另一家,一直跟我推荐“纹理”什么的。搞不懂,戒备心强,悍然拒之。剪个头发150元就行了嘛,你不能指望从爷们身上赚个五百一千的。万一没弄好,接下来半年顶着屎一样的头发在街上奔走,多伤感啊。
此微博评论整理如下:
-38剪头我就觉得很贵了
-像我这样半年剪一次,一次才20块的顾客还是少点好
-太贵了,我一次只用15元
-都是10块推平头,福州渡鸡口理发店,师傅只会剪10块钱的,你叫他剪150的他也剪不出来呀
-7元头的飘过
-我6块钱剪的圆头,就这还是被老板娘多收了20%的结果
-帝都5块能刮光头了!让普通路边老头理发三块,让挂国营专业理发牌子的退休老头理发四块
-住华师大一村时理发4块钱,现在有事去上海也会顺便理一次,感觉把车票赚回来一点
-两个月一次,每次两块的路过
-我都是太太理的,除了几百元买两套工具,没花钱
-60块买一点电动推子送支架,自己剃头到现在,偶也~
-免费去亲戚家理发店蹭头的飘过
-我爹原来是单位工会的,啥手艺都会,从小到大除了非典关学校里的三个月以外没花钱剪过头


消费这个事情啊……我月入5K的时候剪头发就是80一次,租1800的房子。这不能说和收入没关系,但和消费观念沾边更多一些。就像我买了3K的无线耳机,45K的摄影器材,但老同学向我推荐去K厅找陪唱小姐500+,便心痛起来,忸怩着一再推辞。而我拎正牌LV包的多金女同事,问到7K笔记本也说好贵,哪里可以打折。

我一直有个愿望,在微博上再说一次,就是搬一台60寸液晶,一台PS3,穿越虫洞回到读大学的1993年,在食堂门口架起来,傲然搓招。那效果,全校最美的姑娘随便我泡啊,想玩5分钟游戏就得跟我亲亲,想玩半天游戏嘛,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15年前,我还在检察院警务处,几个法警闲聊,说学习哪种魔法比较好。一位高高瘦瘦的说,我就想学“爆衣”魔法。心里默念两声,就能将某人的衣服给炸成碎片。比如我们处开会的时候,“哔叽哔叽-砰!”XX女警的制服碎了,酥胸微颤,大腿紧合。“哔叽哔叽-砰!”处长的衣服也碎了,一头钻到桌子下面去……

大清早的,忽然想起以前跟一个上岛咖啡服务生mm,一个宾馆前台mm约会过,很快又觉得言语无味,手都没拉过就不再联系。我好像有点服务生情结,去年超级想跟公司旁一家咖啡馆的mm说,你冷冷的样子真美,可笑起来就不好看了。不过年纪大了,发情期过了,去了十几次都没好意思开口,只能冲她微微笑。

友人请我看一个内容页面设计,斥之瞎扯淡,答,领导要求。叹口气,其实我理解这个领导的想法,新官嘛,好大喜功。我以前做内容首页设计的时候,也曾经傻逼过,踩过雷丢过人。但总有没踩过雷的,总觉得一切皆有可能。这个行业沉淀太少,很多人像我这样踩完雷长了记性,然后就转岗了,换新人上来继续试错。

很多人对成功产品“小小的甜蜜点”赞不绝口,觉得这是团队实力的证明,抱歉,我觉得和产品成功毛关系没有。所谓“小小的甜蜜点”,只能说是团队个性的外露。如同你去美女脸上找雀斑,找到了称赞雀斑真有味道,但并非有雀斑的都是美女。而成功的产品团队往往是有个性的,因此出人意料的细节更多罢了。

常见UGC产品用“快速获取互动”来降低新用户流失率,我觉得,新用户很难一来就贡献有价值的内容,因此得不到有价值的互动,这是常理。如果拔苗助长,相当于把信息生产和互动的价值标尺降低,遗祸更多。产品对用户带来的新鲜感,感染力,才是降低新用户流失率的根本。别的都只是“锦”上添花。

昨晚和同行聊“媒体向小型网站”与“空间向个人博客”的区别,功能上差不多,前者更重视信息组织与阅读体验,后者更重视个性装饰这些内容展现层面的东西。拿我的博客举例子,一开始当空间来玩,所以博客皮肤,名字都搞成那个鬼样子,后来作为自媒体经营,又懒得改设置,只加了一个内容分类模块上去。

挑了两款OSPREY的户外背包,气流65升和小鹰38升,加一块儿接近2K。我发现什么东西一带上大片大片貌似高科技的参数,我花钱就不手软了。你让我买2K的衣服,那可是很心痛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