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0120  

2011-01-20 21:00:22|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策划写代码去
上个月我写了几篇日志,表示有一些自鸣得意的想法,却没有技术伙伴来一起实现,这当然是个常见现象。然后不少人来劝告我,说为什么不自学编程呢?为什么不提高自己的执行力呢?

坦率地说,我是个反应比较迟钝的人。刚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挺羞愧,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对代码神马的又非常不敏感(岂止不敏感简直是低能),怕是学不好。与其花一年时间刻苦学习,成为一个二杆子程序员,不如在专长的产品设计、项目管理方面再提高一截。但后来劝告听多了,大概都有10个人这么对我讲过,忽然又觉得不对味。

这些忠告,大都来自一篇文章叫《我就差一个编程的》。观点诚然不错,这个世界上还有种糟糕的情况叫“生搬硬套”。我的博客之所以有人喜欢,自以为一大原因是“只总结实践经验,不清谈格言警句”。或许有策划自学编程收取奇效后,再来劝告我,会比较有说服力一点。

再具体点说,如果有策划同行做出了成功的产品项目,这“成功”又从“自学编程”中受益良多,才能成为一个有强大说服力的案例。

有人举FourSquare创始人的自述为例,难道了不起的克罗利,不正是自学编程设计出了一款产品原型,才抓住机会做出FourSquare的么?

抱歉,这是克罗利,这是FourSquare,而不是我或者你。

我有几个问题,不妨自问自答一下。第一,如果我自学编程,比如每天自学2小时,一年后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答:以我的技术天资,最多是计算机系大二学生这个程度,很可能还有所不如。

第二,我自学一两年编程技术后,是否可以像克罗利一样,知行合一,为自己的产品构思编写出原型来?答:取决于构思本身的复杂程度。如果套用到我现在的几个构思上去,那就绝无可能。

第三,我如果自负于产品构思,那么现实中最缺乏的是什么?答:是认同和欣赏我的,能默契合作的技术伙伴,不需要太多,一两个足矣。换句话说,缺乏的是团队中的核心技术人员,再通过他们去搞定更多的技术伙伴。

第四,吸引到这样的核心技术人员,是否一定得我亲手开发一款原型出来才可以呢?答:这是鬼扯。如果一个程序员非得看到原型,才能被我的产品构思所感染,这种理解力或者默契度就不可能成为最可信赖的伙伴。

第五,核心技术人员是否觉得自己被当作“编程工具”,因此不愿意与我合作呢?答:更大的可能是核心技术人员自己也有很好的想法,不需要和我这样的产品设计者合作,或因观点分歧而导致默契度欠佳。但至少我坚定地认为——最好的技术伙伴一定也是产品设计上的伙伴。如果程序员对产品设计全无想法,一味服从需求,反倒对项目不利。理想状态是设计师和程序员共同提出产品构架与进度规划,由我(带队)承担主要的细节设计、以及内容运营工作,这些方案必须经过程序员的认可才投入开发。将程序员视为工具毫无疑问是愚蠢想法,相当于自断一臂。

紧接着再问:那是每天自学2小时,一年后变成一枚35岁高龄的二杆子程序员划算呢,还是利用这2小时继续加强产品设计,项目管理技能更划算?

我选后者。原因很简单,就算是二杆子程序员的编程技能对我真有用吧,何不自掏腰包,找几位计算机系学生帮我开发原型。反正我最多也就自学到他们那个水平,不如把时间省下来,在擅长的创意、产品分析、项目管理等方面精益求精。

人宜任其长而避其短。

所以说毫无技术天赋的人,指望靠突击自学编程来改变命运,打开成功产品的门,实在看不出来这里边有什么逻辑可言。也许我会因为不懂编程,任无数好创意在肚子里烂掉,成为一枚loser。好吧,这真悲催。但我依然不认为花一两年时间自学成二杆子程序员,对此事能带来任何帮助。又有人分析道,懂得编程原理对策划也有益处,尤其可以在和程序员的博弈中占一定的主动权。这倒不假。不过前者在长期的技术协作中,我也略通一二;后者更依赖对程序员(尤其是核心技术人员)的激励,说服他们发自内心地认同与投入项目——而不是处心积虑的制约。

有一枚资深程序员在我的微博上回复说:“劝人学编程这件事情比较扯,学得半吊子尤其悲剧,这想法很童话,简直是逼良为娼!”掷地有声。


2、事业拯救平庸
我不仅写博客,发微博,泡开心,还玩一个经营了十几年的,最近几年已经异常萧条的小论坛。和博客相比,论坛的讨论更平等更热烈;和微博相比,则更有深度。所以即便是萧条之极,也舍不得放弃。

最近在小论坛上有一场短暂的讨论,关于“平庸”。我的立论是,虽然大部分人是平庸的,但我偏偏瞧不起平庸,这是一种个人姿态,不打算说服任何人。“事业成就/才华凝聚的作品/富有魅力的生活情趣”,三者得其一,在我眼里都算是不平庸,但大多数人最终只能靠事业来摆脱“平庸”的标签。因为与平庸作战,本质上是与自己的懒惰与懦弱作战。鼓舞战斗的士气与恒心,要不就依靠强大的自我驱动力,要不就依靠工作环境里的压力——比如上司的咆哮,对部门的责任感,对季度考核的恐惧,对奖金的贪欲。

后者远远比前者易得。

人啊,太容易纵容自己,原谅自己,日复一日地懈怠下去。所谓管理,根本上就是对人的不信任,通过各种手段来监督/激励/惩罚/矫正。大部分人即便有一些非凡的天赋,也必须依靠工作来逼迫着自己,为此付出足够的努力而不至于荒废掉。选择投入一份工作,其实是通过工作环境的管理机制,帮助自己不懈怠,不逃避,去积极地做一些事情。这种压力下的积极心态是你变得不平庸的推手,也是没工作闲散时很难唤起的热情。

追逐事业,因为我不想庸庸碌碌地过完这一生。


3、夜宴小钢炮

元旦在上海见图虫的小钢炮DD,聊了7个多小时。最后我问,你什么时候回北京?他答,3小时后。说完就起身离开肯德基,匆匆消失在雪夜之中。彼时已是凌晨3点。

那天聊了许多来劲的产品话题,交流节奏极快。未必句句投机,倒也尽兴。意犹未尽,将当晚谈到的一些观点记录如下。

-我做摄影社区的终极目的,是追求大量优质摄影作品的结构化,建立有效的索引。然后再在结构化数据的基础上去开发其内容价值。就算这个目的不成功,一个活跃的垂直社区仍然值得投入。

-总体上来讲,国内用户的自我表达能力明显偏弱,更倾向于跟随话题去互动,使得媒体化的新浪微博在竞争中有明显优势。而腾讯微博虽占了关系之利,但同一句碎碎念是发在QQ群里好呢,还是发在QQ微博好?这一愣,便不如新浪微博自然流畅。关系是腾讯的双刃剑,割伤对手也割伤自己。所以我坚定看好新浪微博的未来。

-人人、开心被转帖与游戏占领,有两个重要原因。第一是国内用户对娱乐格外饥渴,第二,社交网站并不能创造社交,而是将现实中的社交行为进行网络移植。就像Facebook上最火爆的照片主题是什么呢?Party。但国内的现实社交行为乏善可陈,两点一线之外就靠IM与短信联系,或只与一个狭小的圈子作现实互动,以至于无法带动网络社交环境的话题。无话可说,只好转帖。

-奖章系统的本质是一种娱乐化的激励机制,其成功与否,在于它与整个系统的融合度。FourSquare的系统简洁明快,又有足够丰富的触发条件来提升游戏性,与奖章的融合天衣无缝。而信息结构复杂的产品(如Facebook),或触发条件单一的产品(如Twitter)便不适合。

-当市场选择越来越多,用户的耐心就越来越少。“与众不同”几乎是新产品生存的唯一之道——哪怕哗众取宠也好。新奇的概念不仅仅是产品的营销手段,同时也是货真价实的竞争力,模式雷同意味着平庸(哪怕细节胜出),进而很快被遗忘,必须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直观的差异点才能站稳脚跟。

-抄袭不可怕,真正有竞争力的不仅仅是创新,而是对市场的洞察力,以及建筑在洞察力上面的持续创新能力。敏捷与持续创新可以打败任何无耻的对手,但若是做出一点点新意来就吃老本,最后活该被人抄死。

-对于本地化服务来说,关键是入口,有没有一个用户在产生需求时,能顺利导入到你这里来的入口,从来处到去处有着应用情景上的关联。目前最好的入口是本地论坛,强大的本地论坛几乎是不可战胜的,比如19楼,只可惜建设周期太长而无法轻易复制。

-博客在中国,实际上介乎于国外的博客与空间之间的变种。作为博客,它的媒体价值还不够大;作为空间,用户之间的关系又太弱。最终进退两难。向媒体前进吧,愿意长期免费书写的优质作者远远不够多;向空间前进吧,弱关系使得架构改革的风险太大,但保持博客架构对空间发展又形成了阻碍。

-APP有三个特点,首先天然要求产品简单易用,其次天然要求功能单一垂直,最后是对创意的苛求。这三点决定了大公司只能将传统业务照搬去APP,很难在更广阔的战场上与灵活的小公司小团队作战。因为资源优势并不明显,创意与敏捷上的劣势却一览无余。这将极大改变互联网的生态环境,拐点就在眼前。

-APP的特殊之一是“有限性”——手机桌面上的APP是数量有限的,相对于无限多的网站,用户更容易记忆与使用某个APP。正所谓一鸟在手胜于十鸟在林。

-Instagram与其说是社交应用,不如说是一款摄影应用,受益于国外较高的平均摄影素养,发展速度惊人。但国内低下的摄影水平(无美感可言),两点一线的贫乏日常生活(无题材可拍),令单纯复制Instagram并无前途。优质摄影用户在Instagram中的作用就像是新浪微博里的名人,失去了他们,即便是现实好友互粉也显得干燥无趣。

-市场趋势是不断的垂直化,划分特定人群,提供主打服务,“应有尽有”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反而使得品牌模糊不清。未来很难再出现大而全的平台,最多像Zynga那样,用一款王牌产品去带动更多的产品成功,却不是平台概念。即便垂直市场也还在不断细分之中,但如果没有收费潜力,也不存在内容辐射力,则不宜做垂直市场中的小众产品。服务需要垂直,人群却不能太狭窄了,对推广太不利,业务扩展性亦不佳。

最后,小钢炮DD是我见过的人中,行动力最可怕的一位,赞一个。不知道在杭州还能跟谁如此对等而畅快地聊产品。
  评论这张
 
阅读(322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