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0412  

2010-04-12 00:12:34|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让领导先满意
前些日子看到个段子,说CNTV还没上线的时候,内部测试,拿去给某大领导汇报。领导悠悠批示说,我看画面还不够清楚啊。于是唯唯诺诺地退下去,把码流给提上来,好让领导满意。然而领导办公室的带宽已经与国际接轨了——屁民的带宽跟不上,所以老卡,老缓冲。

该段子的中心思想是,政府背景的互联网公司,主旨不是让用户满意,而是让领导满意。所以打不过民营企业。对这个结论我是赞同的,但对推论不甚赞同。比如说我也做个视频产品,CEO一发话:“赶快提高画质”,我怎么讲也改变不了他的主意,那我还不得做。难道号称自己是市场导向的民营公司,就不需要让领导满意了?就可以跟领导对着干了?

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在互联网上竞争,确实受到了官僚体系的牵制,但不是出于“让领导先满意”。第一,民营企业的管理层级、汇报层级相对较短,减少了层层审核层层批示的层级,从而更加敏捷。第二,民营企业的主管大部分是懂业务的,与执行层的可沟通性较强,政府背景则必然有一大票行政官僚,外行指挥内行。

把以上的一和二综合在一起,量变就成了质变。一大票不懂行的行政官僚层层审核,层层批示,谁都来发表点见解,乱七八糟的见解最后都变成了最高指示——因为他官大嘛。那怎么可能把注意力集中在用户体验上面。

我在《杂念0308》中讲过体制的问题。比如说,广州最大地方门户的总编辑,汇报对象是XX日报内一个分管新媒体的副处长。侧面说明了政府官僚体系在互联网领域的难以作为。强调“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国有企业,在管理体制上难以吸引互联网精英。既然政府从来都无法撼动教育体制,医疗体制,甚至是小小的足球体制,我们凭什么相信这铁佛一般沉重僵化的体制到了互联网领域,它就能灵动自如。

因此国家队获胜的唯一可能是垄断核心资源,或者垄断经营权。比如超级网银。但在一个高度市场化的竞争环境中,做到这一点相当不容易。到今天为止,优酷在Alexa上49名,CNTV854名,超级网银也只是一个尚未落实的孤案。

2、日会的价值
我以前是比较排斥日会这种管理方式的,觉得啰嗦,烦球得很。但最近几个月又主动搞起了开发日会,每天15分钟。

导致我食言而肥(今年体重直破120斤历史记录)的原因是,日会的目的不仅仅是制造快速沟通环境这么简单。它还是一个动员会,励志会,小宇宙的燃烧会。

我们最近几个月要发布两个大版本,到了上线前三周,两周,发现有点不对头。士气不够高。照理说开发这么久,一朝呱呱落地,大家应该跟打了鸡血针一样两眼放光走路风快才对。怎么还是个“和平时代”的不紧不慢的状态。

一开始,我有点不高兴,认为大家对项目不够投入;但很快又想通了,责任其实在我。不可能要求团队到点就自己给自己扎上一针——调动状态和情绪是主管的工作。怎么调动呢?第一,让所有人认可项目的方向与前景,认可自己所做的事情的价值。第二,让所有人了解到时间的紧迫,感受到气氛的紧张。

关于第一点,需要不断的灌输,提前打好对项目的信任基础。第二点则需要一些小小的仪式,比如说,日会。每天15分钟短会,就在办公座位旁站一个圈,每个人通报一下当天进展,最后由主持者作个简短有力的总结,散会。

在这样的场合下,一方面可以了解和督促进度,另一方面也可以藉由会议主持技巧,来营造上线时间步步紧逼,刻不容缓的气氛。只有在进度信息透明公开,不断强调,有效到达的基础上,项目才能进入战时状态,团队才能提高重视度与紧迫感。绝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每天掐着指头算日子心急火燎。

因此,在项目上线前2-4周组织开发日会,可以达到提振士气与状态的效果。但不必设为一个常态。离开了“马上上线”的语境,日会也就失去了激励的背景,变得拖沓无趣,与官僚习气无异。

3、关于开心的怨念
以前啊,有个自诩为互联网行业报道专家的人跟我讲,开心算个屁,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只要门户一出手,就像新浪博客干掉博客中国似的,分分钟就捏死他。

我当时解释,门户优势不是绝对的,新浪博客的案例是借势——借新闻阅读习惯的势,借名人资源的势,比如新浪播客就无法复制成功。但此君不屑一顾,面色冷峻。

后来三大门户博客在2008年都作了社交转型,又齐刷刷地失败,有次我跟他再聊到此节,他有点急,说那是因为门户没有独立地搞社交产品,独立弄一个出来必然捏死开心。语法句式如“你相信我,这是绝对的”之类。我心想,你一个搞内容的,就算是新贵,爱将,跟我这个搞产品的谈起产品话题,哪里来的这么多“绝对”呢?

再后来搜狐·白也没有干过开心,我想他一定很失望,恨铁不成钢,门户里做产品的怎么都是蠢人呢,怎么连一个暴发户都捏不死呢。

2008年的时候开心正火,不断有人跟我谈起它,大部分预设好了立场,即玩开心只有一两周的热度,新鲜感过去就没意思了。作为外行,他们以己推人没问题,但这样想的人太多,饭局上谈到一起,彼此有会心的笑,反而是我力挺开心被孤立一旁,收获一排白眼仁(后怒著《拖稿一年的开心研究》)。最后演变成了智者们一起来预言开心速死,有着先知的愉悦,似乎自己站到了行业制高点上,风云尽收眼底。我每次被拉入这类饭局都很烦躁,我是产品部的头头啊,在一个产品话题上被搞内容的同僚频频奚落,真他妈火大。

智者们紧接着又有新发现,如果让邮箱来拓展开心这种业务,必然大红大紫,分分钟就捏死开心。理由是邮箱本身带有天然的社交关系云云。起先大佬找我咨询这事儿,我告诉他邮箱的产品架构、设计风格、使用体验与社交有如何的不同,邮箱的用户关系与社交关系又有怎样的差异,基本上是《从Buzz看产品的纯粹性》里的那几点,我在2008年四季度就提出来过。大佬耐心听完,洒然一笑,意思是事在人为。你说的这几个都是技术性的问题,你解决不了,不等于别人解决不了。办法总比困难多。

于是,大佬在又一次总监饭局上提议为邮箱的社交加冕提前喝彩,一呼百应,饭桌上气氛很激动,大家都赞同咱们邮箱才应该是中国的Facebook。人人红光满面,充满预见未来,领袖行业的荣耀感。我唱了几句反调,被当作空气,Who care you?估计他们觉得我眼界浅陋,不堪与谈,我心里也默念“傻逼傻逼傻逼……”以后干脆啥饭局都不赴了,一概托辞拒绝。半年后远调杭州眼不见为净。

在老东家那里,我虽然管着唯一一个产品部门,却时常在产品话题上被人嘲笑,时常扫盲不成反遭挤兑,倒是那些内容大员们互相聊起产品来,意气相投雄姿英发。每念及此,犹有怒气。
  评论这张
 
阅读(151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