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0302  

2010-03-02 05:09:42|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目模糊的程序员
我来到杭州,在一间外型通俗的办公楼二层工作已经快10个月了。办公区内大约坐着100人,理论上来讲,即便像我这样面部识别功能极其落后的糙男子,平均每个月认识10个人,平均每周认识2.5个人,平均每工作日认识半个人,就能跟大家混个脸熟。我所说的“认识”,其实也就是混个脸熟的程度。

之所以把这件事情特地拿出来讲,是因为直到本周为止,在二楼办公区大约有一半人还是生面孔。二楼并不止我们一家公司,因此我跟某男在厕所里并排嘘嘘的时候,或是前后脚上下楼梯的时候,往往把对方视为别的公司职员——完全没印象嘛。一眼扫过去,宛然是张陌生人的面孔。然后看见他和我一前一后走进同一个办公区大门,心念不由得一转。

咦?

原来,他也是……

此类事件不断发生,终于到了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地步。我在办公区内环行一圈,左右扫视,发现果然有一半人算得上面生。统计规律如下:男性,35岁以内,体型不胖不瘦,戴眼镜居多,全部是程序员。

是的,我面生的,相处10个月却宛如初见的,全部是程序员。若说我跟程序员少打交道,我跟同一办公区的商务部也很少来往啊,后者却大致识得。那为什么偏偏记不住同事中的程序员呢?

回想起去年底的时候,跟策划同事说笑,我说XX一看就是典型的男程序员,XX一看就是典型的女程序员。共同特征是,斯文、戴眼镜、表情严肃、略微刻板、快速将信息转换为技术逻辑思考,以及其他程序员独有的气质。这种“独有的气质”感性而难以描述,或许气质上的趋同,使我难以记忆他们的人类特征,觉得人人都包裹在一团由0和1构成的代码薄雾之中。每天在雾气氤氲的办公区内来来去去,真可谓无缘对面不相识。

▎798的朝鲜画
春节前去北京出差,顺带拜访了仰慕已久的798。果然好看,一下午逛了大约一半画廊,舍不得走。尤其是刘瑞昭的“钓鱼笔记”系列,着迷得不行,眼巴巴死盯着不放。心想要是客厅放这副,卧室放那副,厕所挂着别具情调的另一幅,家庭生活该多美好啊。

那时北京刚下完第三场雪,坐城铁的路上,窗外是空旷洁净像画一般的雪地里的白杨林。在798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走在几十个画廊之间,十分惬意,又见一间北朝鲜画展,技法精湛但全无灵气,主题多是人文民俗,自然生态等等,又有西藏题材、非洲题材、中国农村题材等等,却不容易分辨出哪副是北朝鲜自己的题材。因为人人脸上都挂着甜蜜的微笑,看上去又健康又幸福,社会主义国家太幸福了,分不出来程度高下。

后来,我被一副中国农村题材的画给震撼到了。为什么肯定是中国的农村呢?画面主体是一个皱纹密如蛛网的老农,盘腿坐在农田边上,两手捧着一大把百元人民币,肉眼判断可能有5万元那么多,两只手都快捧不住了,哇哈哈哈哈,仰天咧嘴大笑,后槽牙差点都能看见。在社会主义的晴朗天空下,社会主义的灿烂阳光下,笑得是如此欢畅。

社会主义下的新农村好啊。扑面而来的好,富贵逼人的好。

离开画廊的时候,姚必胜提醒我说,哎呀,没想到作者就在门口。我一看,门口角落里坐了个白白胖胖的50岁模样男子,凑近一台小电视机看得入迷。可能因为门口暖气不太够,他裹着件呢子大衣,蜷缩成一团。我说这人是看门的吧,作者怎么可能周末坐这里守着。姚必胜说肯定是作者,我刚才看过作者的相片来着。

哦……若有所思。

离开798后和姚必胜在城铁里分了手,平时全无礼数的社会野蛮人姚必胜,下车后难得地对我挥手作别,眼里全是哀伤。唉,北京与杭州之间有1200公里的直线距离,这一别,下次再见不知何年何月。不知何时才能听见他操着蹩脚的广东话唱:“我带着仆街的表情”。(原歌词为“我带着不该的表情”)

▎浅谈敏捷
老实讲,我是没有资格谈“敏捷设计”这回事儿的。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叶公好龙耳。但最近又有些想法,不妨抛砖引玉。

在我看来,所谓敏捷设计,最大的特点就是以实践来驱动,以真实情景下的用户反应来驱动产品设计。好像这是句废话?但我们常常听到另一些调子不同的声音。

-你能不能用更可靠的证据来证明一下,这个想法到底行不行得通。
-这个事情还没想清楚,没想清楚就不要轻易去做。
-不能孤立地思考这个设计点,要做,就拿出各个环节都周全考虑到的完整方案来。
-A:我认为这是符合用户需求的!B:我认为用户没有这个需求!
-A:我认为用户会接受这个设计!B:我认为用户完全没法接受这个设计!

以上这些话,单单看字面大都谈不上对错,但我这几年特别深刻的一个体会就是,我对一整个设计方案未必想得清楚。或者说我自以为想清楚了,上线后又发现用户反应未必是预期的那个样子。当然你可以批评我水平比较低对吧,没关系,随便批评。那么Microsoft Vista呢?Facebook Beacon呢?明星公司的失败案例也比比皆是。

在过去,我们实行的多半是用逻辑来驱动的方式。即用理论、调研、推理来堆砌出一个详细完整的方案。传统行业习惯这么做,是因为实体产品在发布后再改进的成本太高,只能靠前期筹备来降低风险。互联网行业继承了这个思路,发展到08、09年,大家发现由于用户反应的复杂性,不管我们多牛逼,逻辑多可靠,用户反应还是有可能超出设计者的预期之外。所以筹备了数年的Vista会失败,天才扎克伯格的Beacon也会失败。

这时一部分人自责起来,说都是因为“我还没有想得更清楚”的错吖。另一部分人却走了个反方向,承认自己压根就没法测准用户反应,只好削弱逻辑驱动的地位,更重视实践驱动,利用互联网的低成本与短周期,不追求方案的面面俱到瞻前顾后尽善尽美,而是在明确的方向目标下快速发布→快速回收反馈→快速改进产品。让用户的真实反应来帮助我们“想清楚”,来解决策划分歧,来指导我们的产品设计。

后面的这种思路,听上去是相当合我胃口的,但对团队的要求又很高。第一,策划和开发人员有没有快速调整的能力,甚至是有没有对用户反应的调研分析能力?第二,全局架构未必能及早稳定下来,接下来的策划-开发是否会前后矛盾,多次推翻重构?第三,如何界定某个功能的发布是“敏捷”还是“草率”?当用户反应不佳时,如何界定原因是方案不够完备,还是方案本身错误?

因此,敏捷设计用好了当然是利器,用不好,也会变成低能团队瞎折腾的护身符。打着敏捷敏捷的旗号,什么荒唐念头都去试一试,总是犯错,从不自责。因为“实践是最可靠的驱动力”,不试试怎么知道就一定错呢?我好几次遇到过别人义愤填膺地要求做这个那个尝试,我也怒了,跟他讲试个屁试,世界各国均无成功先例,更何况尝试方案馊得离谱。就算不谈方案谈方向吧,我要是能把世界难题给攻克了,还用得着在这里上班?早加薪三倍高升到不知哪里去了。结果……当然是不欢而散。
  评论这张
 
阅读(10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