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0127  

2010-01-27 19:22:35|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凭吊
两周前去北京出差,中午到Google楼下,看见有人架起了摄像机对着Google标志拍,标志上放着一束鲜花。以为会有人阻止我靠近,结果也没有。忽然有人靠近我问:哎你们能就这个事情讲几句话吗?我们是韩国电视台。

我一看,KBS。话说中国电视台采访我,我就讲了,反正都要被掐。但我这脑袋出现在韩国节目上,如果再出口转内销,还说些对朝廷不敬的话,那不是找死吗?锦衣卫转眼就灭了你。于是支吾两声,说算了吧。

对方不依不饶,说你就讲两句呗,没什么,真没什么啊。

这时我的脸色发青,觉得自己特别懦弱。还好身边这哥们帮我挡住,一口回绝道:我们不接受韩国媒体的采访。

转身走了几步,他又讲:我最讨厌棒子。

事后我想,如果是中国媒体采访我会怎么讲,可能说:“Google胆大包天,也不看看他跟谁叫板?朝廷啊!朝廷要灭谁就灭谁,要拆你邮件就拆你邮件,要你闭嘴就得闭嘴。你一下流的美帝国主义走狗,胆敢跟朝廷作对,螳臂当车。来我朝苟且这么多年,社会主义白熏陶你了。狼心狗肺,跟你表哥Youtube一个德行,跟你表姐Facebook一个德行,跟你表妹Picasa一个德行,跟你表弟Twitter一个德行。中国人民看到你们全家子就犯恶心得不行——按我说,最好把外国网站全给和谐了,还中华儿女一个清静。是中国人,就不上外国网!中华民族万岁!(有节奏地挥舞手臂)”

晚上又去Google楼下凭吊,鲜花已经撤走了,Google标志上用石块压了几张纸。凑过去看,第一张就写道:“你告诉我们世界上还有比金钱更可贵的东西。”我那时那个后悔啊,找不到买花的地方也就算了,写几句感情用事的词儿我总会吧,去公司打印我总会吧。唉……

▎结案
[ 以下是我在一场论坛骂战中,在锁贴之前,对一个左派朋友讲出的最后陈词。]

我和你的争论,在昨天已经告一段落,双方都把话说得透彻。我去过你的博客争吵,你也来过我的博客和论坛留言。算是扯一个直。到昨天我发那篇日志为止,应该是一个停战的休止符。然而你的观点在我看来全无说服力,想必我的观点也被你讥笑。对你的上三贴,我依然可以用类似的行文风格洋洋洒洒写下一大段来作答,但仍是鸡同鸭讲,自说自话。

吵了三天,打字无数,到最后也只能证明你是个典型左派,我是个典型右派,政见不合,仅此而已。你举的实例我都理解,我举的实例你也明白,却依然是互不认同,大摇其头甚至恶语相向。既然阵营相对,你的“常识”不等于我的“常识”,难道有人能够用5000字向对方解释出一项政策之于中国的合理性吗?

由于国家、人民、政策是如此复杂的一个国情有机体,任何立场与假设都不免有管中窥豹之嫌。到最后,就是左派与右派的政治信仰的鸿沟。一旦交手,也只是举着信仰的大旗,行人身攻击之实。最后再各自气呼呼地收兵。

人生不应该浪费在这样无谓的事情上面。

沙皇党人可以理解布尔什维克吗?布尔什维克可以理解孟什维克吗?共和党可以理解民主党吗?蓝营可以理解绿营吗?他们的每一项政策,到底谁才代表了最正确,最客观,最优解?

纵观历史上的政治决策,不做是保守,做了又是冒进。又或者不做是严谨沉稳,做了就是锐意革新。一张嘴,两种说法,事前或者事后都任人粉饰。既然对错如此难辨,所谓“最优解”这种东西,大多数情况下仅存在于我们的信仰之内。

我今天早上起来,无意中看到一篇文章,讲普列汉诺夫写于1918年的政治遗嘱。此君对俄国革命之发展与红色悲剧,大部分言中,但列宁党人仍掌权近百年之久。由此而深深感慨,政策这种东西,并不取决于真理,而是取决于力量。

我之所以站出来,发表右倾言论,就是因为“声音也是有力量的。”许许多多声音汇聚在一起,这就是力量,是缩头乌龟所无法感知到的力量。

当然,这种力量被你视为对我国无益而有害的,这仍是政见门阀之别,我们话不投机。

由于这张帖子已经混战到了十分难堪的地步,就此锁掉。既然观点均已言明,言者有心,听者也未必麻木。接下来把吵架的时间,拿去做好对社会有益的工作,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胜于在此地谈一百个主义。

▎怪梦
前些日子有用户反馈说,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相册,里边还是不良图片。搞得我们很紧张,技术上又查不出问题。联系到用户,说哦没事了,可能是我很久以前传的图,自己给忘了。

这件事情给我内心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后来有天做梦,梦见我进到相册首页一看,第一个相册不认识,点进去全是黄图。这下我可高兴了,心想终于复现故障了,一大早就得拿给WT看,能复现就能解决。哦耶!

话说30岁以后,睡眠质量一直很差,也很少做小时候那样有意思的梦了。醒来回忆,梦都迷迷糊糊的,全无细节的真切。头也晕得不行。一口气睡足10个小时的酣畅,似乎很多年都没有过了。虽说仍是二十来岁的心性和容貌,身体却在不受控制地老去。哪怕是回忆年少时的一场好觉也止不住的伤感。人生苦短,蜉蝣朝夕。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