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0817  

2009-08-17 18:47:44|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 今晨看见公交车站上的广告牌,一个少妇瞪着眼睛咧嘴而笑,乍一看以为是眼药水广告,也可能是带有亮白效果的牙膏广告,视线向上瞄去,她的头发上有若干白点(后发现是油漆),原来是专治头皮屑的洗发水广告,最后才瞅见左侧“杭州玛利亚女子医院”几个竖排的黑体字。

[产品] 研究UI,UE,目的是在UI/UE的原则之内,灵活对付复杂多变的应用环境,做到既合理,又有效。单单掌握一些UI/UE的原则是没有用的,为了原则而牺牲效果则更是教条主义。关键是解决问题——你擅长解决各式各样的设计难题——而不是你的原则性很强。不要把原则变成枷锁。不断地强调原则是什么,原则是什么,那个没用,“坚持原则”不是你的目的,“达到某个效果”才是。

[产品] 仅仅“定位清晰”是不够的,仅仅“抓住需求”也是不够的,那样只是一份正确的陈述,但并不意味着它有任何的竞争力。只有把自己的优势和市场需求结合起来,才是一个好的定位。所以“发现自己的优势”,这是任何动作的第一步。脱离了这一步去找需求,找定位,只能证明你没做错,决不能证明你能做好。“做对”和“做好”是完全两码子事情。

[牢骚] 以前做编辑的时候,觉得编辑地位很低,因为人人都以为自己能做编辑,都来指手划脚。后来转产品,发现产品策划大都认为自己不懂编辑,而编辑大都认为自己懂产品,要为产品设计出谋献策(如果不被接受就恼羞成怒),这说明什么?说明产品策划的地位比编辑更低。按照地位来推算,程序员是婆罗门,设计师和编辑算刹帝利,产品策划只是吠舍而已,仅仅高于文案的首陀罗。基本上“看似门槛越低”,这个行业的地位就越低,因为连老板也以为“谁都可以”——你是可轻易替换的,地位哪里能起得来。

[感慨] 看一篇讲温州出租车体制改革的报道。在政府→出租车公司→司机的模式被认为失败之后,温州将出租车经营权直接承包给了个人,也就是出租车司机。起初的几年,效果挺好,后来却也失败了。原因很简单,政府无法阻止第一批承包经营权的出租车司机,把经营权转包给二包司机(收份子钱),甚至往下延伸到三包司机,四包司机,真正在路上的司机生活仍然困苦。闻之令人扼腕。

[牢骚] 公司取消了免费零食供应,随后股价大跌10%,二者之间一定有某种神秘主义在维系着。

[牢骚] 小区里有几颗石榴树,结满了绯红色的石榴,看上去喜人得很。结果今天见小车上下来一对中年男女,贼溜溜地去偷石榴,满捧都是。我当时怒视他们,他们也遥望我,面无表情,却也不动手再摘。吃完午饭再回去,半树的石榴都没了。话说我住的还是一个房屋均价200万左右的中档小区……吾国吾民。联想起小时候,老爸在家门口的花坛里种满了栀子花,晚上就有人来连根刨去,一个月后,十不存二。

[牢骚] 在家附近的韩国餐馆吃了平生最可怕的一顿石锅拌饭,米饭是蒸出来的,上面盖了稀稀拉拉的一些菜叶,一个煎蛋,几条肉丝……杭州的韩国餐馆虽多,却无一家美味。在我之前走了一位用餐的韩国女人,五六个伙计蜂拥到门口,用甜美的腔调说韩语的再见。待到我走的时候,那五六人都还就近坐着,却只有一个伙计有气无力地说了声再见,余者谈笑风生。中国人这讨好洋大人的本事,历经200年而分毫不减,简直可以去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

[产品] 在策划组头上,应该有3个神灵。第一个叫“开拓”,不断提供有见地的新想法,开拓大家的思路。第二个叫“反省”,不断提出这里那里做得不对,有这样那样的疏漏和隐患。第三个叫“计划”,把“开拓”和“反省”的意见,连同当前的任务,不断修订成一份合理的任务排期表。然而在现实当中,“开拓”往往在全无调研和数据支撑的基础上,全凭个人主观感受,一拍脑袋提供荒唐的想法;“反省”在装睡,打死也不开口,生怕说错话得罪人;“计划”颠三倒四也就算了,还盲从于“开拓”的自大与冒进——因为他是领导。这样的项目是注定要失败的。

[产品] 上级也好,下级也好,怎样判断一个产品想法是否正确呢?首先,你要有一套严密的推理论证。其次,这个推理论证要获得项目组内,几乎是所有策划人员的认同(前提是你也认同这个项目组)。当遭遇反对时,得参考第三方产品、用户访谈、数据分析来进行辩驳。如果辩驳不被认可,那就花更多的时间,对这个想法进行更大量的用户访谈,或是制作高保真原型进行可用性测试。基本上用户调研的结果就是决定性的。但如果你的想法仅仅来自于“我认为”“我感觉”“我习惯”,又受到部分策划人员的反对,这就不太靠谱,或者说太不靠谱。

[生活] 公司打卡器出了点故障,每次将门卡凑近它,发出的不是骄傲的昂首挺胸的“滴”的一大声,而是像睾丸被谁捏住了似的,想叫又叫不出来似的,哀怨微弱的“叽”的一声。“猴子偷桃!”“叽...”

[幽怨] 在工作上,我有三个愿望。第一是发掘相片的内容价值,也就是我现在做的事情。第二是创新一个地方门户的运营模式。第三是推出大量信息类的APP,改变空间和社交类产品的生态环境。这三件事情,我都有详细的计划,但只掌握了做第一件事情的权力。产品周期太漫长了,等到我把第一件事情做好,可能两年就过去了,不能成为第二和第三件事情的开拓者。每念及此,都干着急。
  评论这张
 
阅读(6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