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布达拉宫[kaixin001]  

2009-07-29 09:08:4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你眼前,布达拉宫是最接近天空的建筑。它和宣传明信片里一模一样,是红白两色的,建造在山上的,紧凑而雄伟的宫殿,带着奇妙的非现实感。第一次看见它时往往会觉得吃惊,觉得这是非人间的存在,天上的居所。站在布宫面前抬头往上看,在蓝天的映衬里,你只看得见大片大片的红墙和白墙充盈视野,再没有别的什么堪与之并列,这使得它成为了某种与天空对等的景象,不得不心生敬畏。

尤其在夜间,布达拉宫被灯光照得雪亮,深黑色天鹅绒的夜幕下,那是不落的光明圣殿。站在黯淡路灯下眺望光芒万丈的布达拉宫是种神奇的经历,你很难想象那里会住着凡人,或是不通法术的人。虽然近在咫尺,你甚至不认为自己能获得允许去到那里。那座宫殿仿佛只存在于你的梦境里,就像是睁着眼回忆自己的梦。

布达拉宫四周原本是大片的湿地,后来被政府改造成了草坪、花坛、公园与广场,处处体现出社会主义的审美观。游客只能买到第二天的门票许可证(100元),大概因为是淡季的缘故,我们买这个证很容易。如果你沿着宫殿绕一整圈,会经过一条古老的小街,半个庸俗的公园,以及正门外整洁的大马路。在小街上有无数的乞讨者,大马路上有无数的导游,他们的共同特征是走近你,拉住你,试图阻止你前进的步伐。这使得转宫之路就像是一场跨栏运动。

小街的路边坐着各式各样的女人,从20岁到80岁。她们往往连乞讨用的碗或者摊开的布都没有,你递过去一张纸币,就那样成把地握在手上。她们的孩子在路上不依不饶地跟着你:“一毛钱,求求你一毛钱,求求你求求你”,把“求求你”三个字说得无比纯熟。

是的,他们只要一毛钱。这并不多但我没有一毛钱,我有一点点零钞,但像这样的人总共有上百个之多。如果她们不在打盹,就眼巴巴地看着你,或是一窝蜂地来拉你的衣角。一群小孩包围住我,我解释说:“我没有零钱……”于是小男孩就狠狠地推了我一把(还好他没有飞踢我的裤裆),叽里咕噜地嚷着我听不懂的藏语,掉头回到母亲身边。

和小孩同样坚持的是快步向你走来的导游,前后不下15个,每走三五步就能撞见一个,踩地雷一般,热情洋溢地推销“拉萨一日游”。然而不断地拒绝使人心烦意乱,甚至想买个复读机来抵抗。终于,我转到了布达拉宫的正门前,出神地仰望了一小会儿,一转头,发现在人行道下面有二三十个藏人正排成整齐的一排,面朝着布达拉宫不停地磕着长头。他们坚持趴在自行车道上,也许这会令布宫更高大一些。几乎没有人敢于从他们面前的人行道上走过去,没有一个人类受得起这种虔诚。

还有另外少数几个藏人,在人行道上,在人群里慢慢地一路磕着长头。看上去像是远方来的朝圣者。我本打算给其中的某个汉子一些钱,他边磕边唱,引人注目,人们纷纷往他手里塞钞票。但后来我看见他从地上爬起来那一刻的眼神,满是诡谲,十分精明地扫视着四周。我在汉地的职业乞丐里常常看见这样的颜色。

几天后去纳木错的路上,我见过从青海远道而来的真正的朝圣者,面容木讷而安宁,如果你盯着他看,他也会回望你,却总因为疲惫而显得呆滞。那瞳孔里几乎空无一物。

第二天早上9点20,我从布达拉宫的正门走进去。首先要从左边的阶梯一直爬到山顶上去,才能走进宫殿的顶端,然后从宫殿底部出来,沿着右边的山路下来。在西藏,哪里都必须沿着这样的顺时针方向走动。

布达拉宫内部是无数个狭小的房间,小得令人吃惊,即便是达赖的卧室或会客厅也不例外。作为政教合一的场所,这里达赖给你留下的印象会远远超过佛陀。我去过很多藏族的寺庙,但没有任何一个像布达拉宫这样,如此昏暗拥挤。每一个房间都塞得满满当当,空气中飘着陈旧而甜腻的香味,手捧着经书的看守僧人在黯淡的酥油灯光下喃喃自语。导游团走马灯似的从身边经过,解释每一个房间的典故。当讲解的声音在远处变得恍惚时,你抬头看着镶满了宝石的灵塔,微光中,仿佛几个世纪以来居住在这里的人,正从空中向下俯视着我们。阴沉与神圣共存,不灭的灵魂在梁柱之间悬浮。你的想象比佛像半明半暗的脸庞更加生动。

我们就这样从布达拉宫的顶端走到底部,被金黄色烛光所照耀的每一个房间都有着死亡的回忆。遥远的世道里,发生在这里的一切争执、阴谋、喜乐、愁苦,最终都变成窃窃私语的粉尘,被吸进你的肺叶里。佛像静默地注视着这一切,微笑中有着宽宏和揶揄的味道。

布达拉宫中的佛像,很多是肉身成佛的圣者,长着一张分明是中年藏人的脸,又有着佛陀的祥和。甚至于圣者的妻子也随之被泥塑描金,受人供奉。而银粉包裹的五世达赖,与金粉包裹的释迦牟尼,在神龛上并肩而坐,肉眼分不出大小高低。

在某几个房间,墙壁上有狭小的窗户。我试着向外看去,外面恰好是山脚下的布达拉宫广场,低矮而开阔。曾经布达拉宫的主人时常在这里看着他的领地,居高临下,在微明中俯视强光的世界,如同神祇在奥林匹斯山上俯视凡间。

不时地有藏人从身旁走过,显得卑微而畏惧。他们有的拿一个勺子,从自带的酥油碗里给佛像前的酥油灯舀一勺凝固的油脂,更多是不住地将一毛钱纸币扔到围栏以内——也不管那围栏里是什么,神龛、灵塔、还是某一任达赖的居所。总之,只要有围栏和供奉,他们就往里边扔钞票。此后所见的藏人也大抵如此。

整个布达拉宫最神奇的地方是五世达赖的灵塔,在那之前,我已经看过了好几座灵塔,统统以炫耀的姿态包着数百上千公斤的金皮,成千上万颗宝石。即便是这样,看见五世达赖灵塔的时候还是惊叫了出来:“这么大!”

眼前是一座四层楼高的金塔,在昏暗里哪怕看不到黄金与珠宝的光芒,也会震慑于它的气魄。建造这座灵塔花费了接近4吨黄金,2万颗珠宝。奢靡的庄严使人目瞪口呆,几乎说不出话来。这时才想起刚才走下狭窄的木楼梯时,几次看见过标示牌:“五世达赖灵塔第4层”,“五世达赖灵塔第3层”……原来这就是布达拉宫的脊椎。

五世达赖灵塔的所有宝物中,最珍贵的是一颗“大象脑髓里取出来的明珠”。经路过的导游指点,我们看到了那颗白色,鸡蛋大小,一点光泽感都没有的圆球。对此我很失礼地作了分析:

1、大象脑髓里怎么可能长出珠子来?

2、就算脑髓里长珠子,作为非食用类动物,人们为什么要在大象死后劈开它的脑袋?

结论是,这只是一颗硕大的珠子,被包装得怪力乱神,非此不足以配得上五世达赖的尊贵身份。反而是另一颗悬挂在半空中的夜明珠,几乎有网球那么大,微微发亮,甚是动人。

这座珠光宝气的金塔,就成为了我对布达拉宫最深刻的记忆。类似的略小一些的灵塔还有差不多十座,仿佛500年来整个西藏的财富都集中了在这个政教合一的宫殿里。金珠以不再流通的,坚硬的塔的形态凝固了下来,举世无双的华贵之塔,盛着圣者的尸骸。财宝与神佛一同陷于永眠。
  评论这张
 
阅读(7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