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成都趣事[kaixin001]  

2009-03-07 20:08: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我20岁的时候,有个高中同学,22岁,跟我们几个哥们说,他还没有打过飞机。

我们很吃惊,问,你是不是有问题哦?

他说,很正常,天天都晨勃。

我们又问,那你手法对不对呢?

他很不好意思地说,不就是撸嘛。我撸过,没感觉就放弃了。

我们追问,你撸的时候在想什么?

他说,在想我爹娘,他们会不会闯进来发现我。

我们笑得腰痛,就教他,打飞机的时候要想女人!女人!想你爹娘做什么。回去把门锁死,对着电脑上的黄色图片再撸一次。

过了几周看到他,问效果如何,他脸都红了,说“了解了”“还可以”。自此渐识人事。

后来我们再去他家玩,嘻嘻哈哈地奚落他——射到屏幕上了吧,射到键盘上了吧,我不用你的键盘,怕手指粘住。此君就露出恼羞成怒的神色来。

今年年初回成都,再会此君,他现在33岁了,已婚,膝下一女。27岁的时候初恋,以结婚为目的,交往了现在的老婆。我们几个老同学又取笑他:你这辈子就搞了这么一个?

这一次他不再羞涩,很得意地说,前些年客户请我出去玩,把我灌醉了,塞了个小姐在我屋里,就顺水推舟地搞了一搞。那小姐真漂亮啊……

“就这么一次?”

“对,上床就这么一次。那小姐真漂亮啊……”

然后又绘声绘色地讲他在成都喀秋莎酒店的夜总会应酬客户的经历:“那里的小姐漂亮得很,妈妈桑带队进来说,脱!她们眼睛都不眨一眨,转身就把乳罩给脱了,真空上阵来和我们玩。那时是夏天,乳头挑起薄薄的吊带小可爱,看得你喉咙都干了。我和一个小姐玩骰子,没几把,她给我来一招猴子偷桃……”

这回轮到我郁闷了。

2、
以前还在成都的时候啊,大约是2003年。我身份证丢了。忘了何时遗失,以及丢在哪里。很苦恼,很苦恼很苦恼,因为办新的身份证很麻烦。苦恼了一个月,终于打算顶着麻烦去公安局挂失。

就在决定去的当周,有天晚上睡觉,梦见我把身份证夹在某本书里了。半夜2点醒过来,迷迷糊糊地去书里翻,没有嘛,回去睡。

睡下去没多久,又做梦,梦见我把身份证放在书柜顶上了。又醒过来,迷迷糊糊地站在板凳上去摸书柜顶,没有嘛,傻逼才把身份证放那里,继续睡觉。

到做第三个梦的时候,我自己都烦躁了起来,我梦见把身份证放书柜顶上的一本厚书下面,这太荒谬,但既然醒都醒了,便还是颤巍巍地爬上板凳伸手去摸了一摸——天爷啊!真的在那里!

事情原来是这样,我把身份证弄皱了,一个月前就找了本大字典压在上面,打算把它压平。为了压的时间长久一点,于是放到了书柜顶上这种不被打搅的地方去。找到身份证之后这些被封印的回忆都苏醒了过来。

人生有惊喜。

3、
刚上大学的时候,那是1993年,第一次住寝室过集体生活。我的铺位在靠门的上铺,图个清净,不喜欢下铺总被别人坐来坐去的肮脏。


因为在家里都睡大床,有打滚的习惯,有天晚上睡着睡着,噗通一声就从上铺滚了下来,横着砸在地上。当时也没觉着痛,困得狠了,吭哧吭哧爬上去继续睡。下铺的胖子形容我“身手极其灵便,像猿猴一样一翻就去了上铺,平日里少见他如此矫捷。完全不像个被砸晕了的瘦子。”

但其实那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摔了第一次之后,我在班上就出了点小名。后来摔第二次的时候,深夜里噗通一声闷响,第二天隔壁寝室的人还过来问:“郭子威是不是又摔下来了?”

第二次摔的时候情景更是诡异,大概是脚先滑出来,因此落地的时候也保持这脚下头上的姿势——简单来说就是站立姿势。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赤脚站在地上,身上裹着棉被。这次就没那么好运了,磕着了板凳,脚和膝盖都很疼痛,一瘸一拐地爬回上铺去。心想惨了,明天又要被别人笑话呢。

耻笑是难免的,下铺的胖子尤其来劲。还好大学2年,只在第一学期摔了这么2次,以后就适应了狭窄的单人床。据说在别的学校有像我这样摔下来,头触到板凳死翘翘的例子。

后来还有个小插曲,在最后一个学期,胖子有天忽然拉着我,含羞带愧地说,我昨晚丢人了。

啥?

我昨晚丢人了,但我死也不肯告诉你。

我眼睛滴溜溜一转,指着他如猪刚烈一般的宽厚面盘说,你是不是半夜从床上摔下来了!

胖子闻言,厚皮下面竟然也有两份朱红的颜色透出来。他不应我,只把手摆了两摆,说:不提,不提。便摇摇晃晃地走开去。

4、
我有个大学同学,绰号叫乌龟,大学期间特立独行,曾经顶着朋克头在校园里行走,后来又在朋克头上加了一顶座山雕式样的皮帽子,一摘帽则艳绝全场。

朋克头之后是光头,光头上的毛发越长越多,变成了时髦的长发,然后他就去烫了中年妇女样式的大波浪。

95年我们大学毕业,各自过着彷徨漂泊的日子。没多久他来找我,说一起找工作吧,我们同去参加了几份面试。他不是成都人,那几天都住在我家里。有一天他又跟我说,明天有个很重要的面试,我衣服旧了,借件好点的衣服给我穿。

于是我把最喜欢的一件牛仔服借给他(那年头流行这个)。然后乌龟就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再不曾回来。

大概又过了6年吧,有人在QQ上加我,自报家门说:我是乌龟。

我还记恨着他挟衣潜逃这档子事情,不通过验证。结果他每隔个把月就加我一次,反反复复地加了几十次,毅力极佳,持续了差不多两年才消停下来。

看chinaren的同学录,他大概是在电脑城做销售维护吧,那时我正值意气风发的CBI名编时代,自然瞧他不上。再后来又音讯全无。

直到昨天,他忽然在QQ上加我:“我是你的大学同学,巫汉辉”,掷地有声。我依然没通过,却想起了许多大学时的人和事。怔怔地出了一小会儿神。

大学毕业已经13年了。老同学们大都结婚生子,际遇也大都浮浮沉沉,我在里边居然算得是中上。所谓三流大学的三流专业的三流班级,下场也大抵如此吧。13年前就注定了九流的人生。

5、
以前啊,2000年以前,我还在检察院做法警的时候。有段时间我管监控室,是在反贪局顶楼的一个大房间,装着电视墙,可以看到一楼审讯室里的情况。我在上面负责录带子,作为审讯证据。有时候师兄们打电话上来:“小郭,不要录”,然后噼里啪啦打一顿,“小郭,继续录”。

在这个宽敞空旷的大房间里,我一边玩windows的翻纸牌游戏,一边漫不经心地换着带子,度过了大约一年的时间。离开岗位的时候,翻纸牌已经到了75秒的神乎其技的地步(翻一张难度)。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值守,有时候处长或其他侦查员也会上来看看下面的审讯情况。那年头,我们经常半夜把人抓过来审讯,这样他比较容易招供。夜色满是疲倦和恐慌的味道。

有一天晚上,两间审讯室同时在审问两个中年男子,无非是贪污-受贿这档子破事。我时不时地在两台电视的声道之间切换来切换去,确认录音正常。然后就听见年轻女子抽泣的声音。

声音很轻,断断续续。要屏住气才能听见。我在审讯室里找了半天,包括过道和厕所,控制摄像头吱吱呀呀地到处乱转,哪里也没发现什么年轻女子,全是五大三粗的爷们。

她一直哭了四五分钟,平均每10秒钟抽泣一声,凄凄惨惨的腔调。我始终没弄明白,这声音是从电视墙里传出来的,还是在监控室里。但监控室——包括整个反贪局顶楼都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忽然之间就全身发毛,从楼上连滚带爬地跑下去,脸都青了,在铁楼梯上踢出叮叮当当的乱响。拉上2个同事回到监控室一看,那抽泣又消失不见。他们都笑我疑神疑鬼,不像个马列主义干事。

这件事情就此不提,过了几周,我无意间了解到,反贪局这栋大楼在修建之前是检察院食堂,就在拆除食堂的前几天,一个粗鲁男子因爱生恨,在食堂里将女友乱刀捅死。掐指一算,案发的位置恰好就在监控室正对着的一楼,而她流着血卧倒死去的时间,也恰好是我听见哭声的那个月。只不知道是否是同一天。

6、
1997年的时候,我在反贪局协助办案。经常跟着师兄们到处跑,做笔录。一次到成都周边的县城里调查,被调查的单位托人来说情,请我们去唱卡拉OK。当时反贪局杨局长在场,一拍桌子,我以为他会怒斥对方。

结果他说:“小姐不漂亮老子是不会去的。”

我们被带到一个黑呼啦的小屋子里,外厅唱歌,内厅跳舞。每个人都被分配了一个小姐,分给我的大概60分吧,不美也不丑。奇怪的是杨局长一到场就托辞走了,孙处长带着五六个侦查员留下来继续玩。没唱几曲,就带着小姐去伸手不见五指的内厅去抱着跳舞。

当时带我的是一个姓刘的师兄,他跟我说,小郭,带她进去跳舞。

我老老实实地摇头,我不会跳。

他淫笑一声,把我拖到内厅,小姐也跟了进来。刘师兄威风凛凛地对我说:来,跟她跳舞。

我一边笑,一边直往后退,背抵着墙壁。小姐走到我面前说,柔声说,我们来跳舞嘛。

我直摇头,不会跳嘛。

刘师兄很不耐烦,冲我大喝一声,跳舞有什么不会的——你先抱住她!这是命令!又跟小姐说,我们这兄弟是个童子,你去抱他,你去抱他嘛。

还好那小姐并不主动,只是看着我笑。刘师兄看我俩都站定了不动,就拉了我一把,跌跌撞撞地直扑到小姐身上去。我很怕她来抱我,急忙退开,她无可奈何地又问我:我们来跳舞嘛?

“我真的不会跳……”说完这句,趁着刘师兄正抱着他的妞,贴面恍惚,我赶紧逃出了内厅。看见孙处长拿着话筒引吭高歌,一个有点丑但特别风骚的高个子姑娘主动过去盘坐在他腿上,抱着他的腰。

不会跳舞,那唱歌你总会吧?我们来唱歌吧?身边的小姐问。

我还是直摇头。

后来去厕所躲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大家就开车回去了,无人留宿。第二天又要去这个县城调查,孙处长跟我说,小郭啊,这个车不够,今天你就不去了吧。

我说,好啊好啊。心里却暗暗有点失落。

这就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和小姐打交道的经历,话也说过了,手也触碰过了。唉,我已经不纯洁了。

回想起来,我现在正是刘师兄当年的年纪。

  评论这张
 
阅读(207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