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成都幽梦[kaixin001]  

2009-03-04 20:27: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昨晚的月亮,据说是12年以来最圆最亮的一次。

10年前,我22岁的时候,和表哥以及他的女友走在一起。我问,你们觉得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表哥说:钱啊。我又问那姑娘,她清脆地回答说:钱啊。

他们反问我,你觉得是什么?我叹了口气说,反正不是钱。

然后就察觉到他们讥笑的眼神。

走在回外婆家的路上,我忽然叫了声“啊~月亮”,仰头呆呆地看天空中又圆又亮的明月,表哥的女友颇意外地问我:你看什么?

嫦娥啊。

哈哈哈哈哈哈,她失态地大笑出来,说你果然是个怪……真是个哲学家。我猜她本来想说我是个怪人。

昨晚月亮里的嫦娥,和10年前的嫦娥一般无二,不知道昨晚的月亮是否还是10年前的那一枚。也许在月亮眨一眨眼的时间里,人间的10年就过去了。我表哥的性子还是那么轻浮,却已是个34岁的单身中年混混;而他当时的女友早已去上海嫁作他人妇。他们分手都6年了。

用什么方法才能回到10年前呢?月亮,月亮你告诉我。

2、
22岁的时候,我有个天真的愿望,希望在所有的银行办一张卡,存1000块钱。然后随时可以花掉一张卡飞去另一个陌生的城市,随时可以再花掉一张卡从那个城市回来。

到我25岁的时候,已经办了大概15张卡。工行、建行、交行、中行、农行、招行、浦东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光大银行、中信实业银行、深圳发展银行、成都商业银行、甚至包括邮政绿卡!每一家在成都开业的银行我都骑自行车跑遍了,每张卡上不多不少存进去了1000块钱!

很多人为此觉得我傻逼……

后来我自己也发现了傻逼之处。第一,2004年的机票远不止1000元。第二,到一个城市后租房安顿的费用远不止1000元。这也就是说,“随时都可以安心远足去陌生的城市”——这只是痴汉的妄想罢了。除非每张卡上存5000元……他妈的,我现在的存款都没这么多!

于是,在这15张“纪念卡”办好6年以后,我把钱全部提出来买房子去了。我在广州买房那刻正值房价的沸点,4个月后,房市盛极而衰。又酿成了另一起悲剧。

也许那是一个诅咒吧,是对我放弃多年前梦想,变得现实和市侩的报复。“随时可以花掉一张卡飞去另一个陌生的城市,随时可以再花掉一张卡从那个城市回来。”这梦想如何实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和年少时的心境一起,早已在仕途浮沉中烟消云散了。

3、
16岁高中毕业。18岁大学毕业。

23岁的时候,遇上了几个久不见面的高中同学,坐在小茶馆里叙旧。谢帆说,郭子威你以前太猛了,在女同学面前当众讲黄段子。

哪有的事情,我这么娇羞的人……你不要诬赖我。

诬赖?我亲眼见到,亲耳听到,什么叫诬赖。

我和谢帆就这个事情揪扯了老半天,我要求他一定要讲出事情经过来,还我清白。谢帆苦苦地想了一会儿,说我记得那大概是高二,在8年前,在一个周一的朝会上。全校学生站着听校长训话。

那时候熊眼镜(班上的老流氓)站你前面,和你因为什么事情吵起来了,他骂了你一句什么,你还嘴去骂他,很黄很大声,旁边的女生脸都红了。

我反驳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一直很干净,脏话只骂“妈哟”,绝对不可能讲什么黄段子。你娃娃欺人太甚。

然后我和谢帆互相赌咒发誓,互相都发了毒誓,一时间相持不下。我对此事全无印象,只好靠谢帆举证。他痛苦地扯着头发,想了许久,终于想起来前半句。

那时候,熊眼镜骂你了一句:锤子!(四川方言,以其形似)然后你还了句嘴,非常的黄,焦黄,但我实在记不起来这句话了。

我仍是半点记忆都没有留下,冷笑着揶揄:我能说什么?难道是说“这不是锤子,这是阴茎?”

此语一出,谢帆哈哈大笑,笑得翻倒过去。“就是这句!对!就是这句!一个字都不错!”

小屋子里的四位老同学,全部笑得翻倒过去,其余三人指着我说,8年啊,8年过去了,你娃娃的思维模式居然一点都没变!

时间就像一个凝固的立方体,砸在我的头上。距离这次老友叙旧又过了8年,我现在应该不这么去回击熊眼镜了吧。

24岁以后的故事已经很少了。越来越宅,越来越孤单。

4、
2002年的时候,人还在成都,住在检察院分配的67平米的老房子里。阳台没有雨棚,下雨天进了水,又流不出去,在阳台角落积成汪汪的一小潭,懒得理它。那角落是背阴的地方,晒不到太阳,雨水积了一个月都没蒸发掉,渐渐就绿了,又有不少苍蝇去下卵。

后来去阳台上晾晒衣服,吃惊地发现积水里有孑孓在游啊游啊,我只认得出孑孓,还有一些别的虫子,可能是蜻蜓的幼虫。虫子的数量颇不少。

那时就经常去阳台上蹲着看孑孓,蹲着出神地看一小会儿,看它们在水里忙碌地游啊游啊,极易受到惊吓。日子越拉越长,再背阴的积水也有晾干的时候。积水的面积越来越少,一点点向中间收缩,于是就看见还散发着水气的干水泥地上,离了水的孑孓尸体,像褐色的一片沙粒。

“老婆,我们养的孑孓死了”,对那时的女友说。

那时,是6年以前,还有着十足真金的年少意气,脸蛋粉嫩,走路一蹦一跳。那时对未来感到恐惧,又有着甜蜜的期待。那时的心情早已时过境迁,女友也嫁去阔人家里,几个月前刚生了男孩。回忆起这些事情的时候,觉得自己就像陷在流沙里边,动弹不得,神情恍惚。

  评论这张
 
阅读(7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