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1209  

2009-12-09 21:35:49|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需求文档
我还在前东家那里的时候,刚组建成功产品部,信心满满要推进规范化流程,要求整个部门都用axuer制作原型。开发A组翘大拇指说:好!够专业!

后来拿着原型去给开发B组看,作为需求文档的一部分,结果B组很不满,说我们不看这种东西,你用Word满满地写xx页来再说。为此我还受到了频道的讥笑,觉得产品部太山寨,又投诉因文档返工而耽搁了他们的进度。

此事弄得洒家好不沮丧,后来就开了个需求文档研讨会,邀请3个开发组的5名程序员参加,对着产品部的需求文档,让程序员来讲他们爱看的风格和格式。未曾料到程序员之间在会上就争吵了起来……甚至同一组的程序员也争,相持不下。我只好打圆场说,求同存异,求同存异。

从此以后我都跟策划人员说,办事儿之前先问问程序员,他爱看什么样的文档。毕竟人家才是你文档的用户,当然得跟着用户习惯走。不要强行去扭转用户的习惯。

不过,产品结构和规则用一份(或N份)独立的后端需求文档(多用图表和表格),前端的效果和算法则直接在高保真原型上进行标注,还是比较通用的解决之道。我自己经常会再加三份独立文档:《页面文案》(包括空页面和弹窗文案),《受限列表》(集中整理用户受到限制的各种情况及交互),《交互提示》(列举所有的弹窗、浮层、系统消息等等)。

你们还有更好的建议吗?

2、无须选择
前几周看了一篇文章分析iPhone的成功秘诀,其中之一就是,只用触摸屏。

你看iPhone的对手们,很多又带触摸屏,又带触控笔,觉得自己18般武艺样样精通,用户爱用啥就用啥。再说制造成本也不高。可iPhone固执地表态,我们只用触摸屏。

为什么呢?可能是Apple觉得,触摸屏能够最完美地展示iPhone的操控感;可能Apple还觉得,给用户两种选择并不是好事。

这个案例让我印象很深刻,然后又联想到前几天杂念中提到的,白社会的隐私设置。

不仅仅白社会,任何社交网站都允许用户进行一定程度的隐私设置,增强账户的可操控性。我不知道在国外它被应用得怎么样,但凭经验猜测,在国内,愿意主动调整隐私的人是比较少的。我自己都不愿意去调整。

如果作个自我剖析,为什么我不爱调整隐私设置?回答是国内用户(包括我)对隐私的注重并没有那么强烈。在大多数时候我们不重视隐私,懒得去设置(一堆选项还挺复杂的);但少数需要重视的时候,我又忘了设;一旦出事,肯定是要跳脚大骂的。

除此之外,白社会允许好友的好友看到你的文章,对我来说是有诱惑力的,可能会增加点击量。让我主动拒绝这个诱惑,很难,但同时也留下了“白社会不安全”的印象,言行须谨慎。最终我把开心当作是自己的家,白社会则是一个公开状态下的讨论组,这和隐私设置也不无关系。

那社交产品到底是像一个家好,还是像讨论组更好?结果不言自明。所以我才倾向于开心的做法:给你提供最优化的选择,唯一的选择,不让你去权衡再三,左顾右盼,带来最简单最顺畅的流程。

如果我们认为用户可以通过“自定义”来获得最优化的效果,实在是高估了他们。恰恰相反,大多数用户会因为不用自定义,或是错误的自定义而受伤流泪。

如果我们认为用户受了伤流了泪,就会增长教训,找到正确的自定义方式,那也高估了他们。恰恰相反,大多数用户会冷哼一声,带着“真差劲”的印象洒然离开。

3、从i贴吧说起
我有把想写的题目攒在一个txt上的习惯,得空了再写。现在txt上还有大概25条题目,苦也,最近的一两个周末又灰飞烟灭。

现在才讲i贴吧,未免过气,不过这可是它刚刚推出时我攒下的话题。当时各大媒体炒作,各大IT群议论,都说哇噻!百度也做微博客了耶!我大大地受精了一番,心想这没道理啊?百度怎么会做和搜索无关的产品……跑去一看,毛个微博客,根本就是贴吧的动态版嘛。

大家都知道,贴吧和论坛的一个本质区别是其长尾性,同时明星在自己贴吧内的神出鬼没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粉丝翘首以盼,望眼欲穿。所以加入i贴吧之后,可以对分散在多个节点的内容进行集中订阅,是个实用性极强的功能。虽然起初出现了动态过载的杯具,但拨乱反正也并非难事。至于碎碎念,大约是顺手加进去的一个低成本试验而已(不加白不加),大伙儿何至于起哄呢?

果然,没过几天,贴吧负责人就跑出来辟谣说,没那事儿,你们消停吧。

消停个屁。很快腾讯在阅读空间里加入了“广播”,媒体又鼓噪起来了,说天啦腾讯也做微博客啦!天下大乱啦!我就直翻白眼……拜托,先弄明白什么是Twitter的原生系统,什么是签名式的空间留言再说。真正能成气候的,只可能是独立而开放性的Twitter原生系统;而架设在另一款产品内的个人留言板,仅仅是社交系统内部的附属沟通功能罢了,你们瞎咋呼啥呢?

唉,媒体啊,无知又缺德的居多。我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大概有5年时间在做媒体,杂志、报纸、网站都弄过,“唯恐天下不乱”,其实是媒体人共通的心态,而专业性的溃烂在平媒中也如老男人的痔疮一般普及。就像是天底下的媒体都把征途当作烧钱网游的典范,口诛笔伐——可按照吾友武道我理的分析,征途其实是有钱玩家与穷玩家和谐共处的模范。闻言我大吃一惊,追问道:当真如此?

“那你以前玩过征途没有?”

“没有……都是道听途说。”

武道我理君于是拈花微笑……如欢愉之虎。我转念一想,也有可能啊,天底下的媒体不都把开心当作游戏平台的模范吗?那也是典型的张冠李戴。既然媒体会曲解开心,为何不会曲解征途?难道我哥们不比傻逼媒体更值得信任吗?

老虎,大唐豪侠的出路在哪里啊~~~(无限回音)

4、杂谈微博客
似乎没引起很大轰动的一件事情是,新浪微博支持了视频功能,能够在微博页面上提取视频直接播放。

这下子,Twitter本体没支持的图片和视频功能,新浪微博都做到了。是否很好很强大呢?也未必。就我的小范围观察,并未见到视频内容被频繁转发。我们假设视频在微博客上面远不如图片更流行,但这恰恰和开心的转帖风格截然相反(即便是同一批用户)。为什么?

按我的理解,微博最适合短小精悍,琐碎而随意,快节奏的大量阅读。阅读风格的纯粹性恰恰是Twitter最大的魅力之一,也是强大如Facebook再怎么抄袭也无法战胜Twitter的原因之一。但视频会使得用户在单条微博上的停留时间增加,改变浏览节奏,最终被习惯了短平快的用户不耐烦地抛弃。

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国外的Twitter应用,大意是视频自拍并发送为一条tweet,时间限制5秒钟,只允许你记录5秒钟的当前状态,更像是一个视频化的心情签名档。照理说,10秒不可以吗?15秒不可以吗?我觉得这不是成本的问题,单条tweet浏览5秒几乎是保持Twitter节奏的上限。

回到新浪微博这部分,它的产品设计一直不咋地,当然,这完全不能阻止丫越来越火——Twitter原生系统在国内是个典型的运营驱动产品。但从急迫地加入视频来看,产品团队似乎是把“功能强大”作为了用户需求,或是跟随了一些盲目的用户需求。我却觉得新浪微博最应该做的事情除了手机客户端、桌面客户端、浏览器客户端之外,就是怎样缓解过早出现的信息过载,让新用户不至于过快流失。

由于微博上快速形成了若干个有影响力的小圈子,反复转发,过度转发的噪声,很容易使人烦躁不安(转发的UI设计也有责任,内容浏览体验不佳,不适合密集出现)。而转载(不是转发)风气的盛行和话痨的大量出现,又使得信息刷新速度太快,高质量的特定用户发言被稀释。针对这两点,Twitter推出了改良版的转发服务,并提供following的分组浏览功能,可谓拳拳到肉。新浪微博若不能对症下药,则必有一部分用户在建立产品依赖之前,将新鲜感转化为一腔厌倦。虽不致命,却延缓了发展的脚步。无视用户疾苦的产品设计终归是一条邪道。

5、爆菊
公司组织的体检归来,惨遭爆菊。有歌云:菊花残,满臀伤,你的中指已泛黄……

记得05年的时候,去医院检查,也遭爆菊。当时我一走进诊室,眼前几乎全黑,在一位干瘦的白大褂老头四周,还坐着四五个白大褂小姑娘,一看就是医学院的实习生。

等到视力略微恢复了一点,再定睛一看,小姑娘都长得不错。最标致的那个亲亲密密地挨着坐我旁边,一扭头就可以吻到。老头例行公事地慢吞吞问我情况,答之,旁边的姑娘们七嘴八舌,唧唧喳喳追问我,盘问我,不依不饶。尤其是最标致的那个,一边盯着我的眼睛发问,一边还作笔记。你们当然可以想象到,我的脸宛然是一个不断抽搐的囧字。

更要命的是,姑娘们似乎对我到来颇感激动,笑意难掩,眼睛忽闪闪把我上下打量,脸色红扑扑,好像是班上新来了个长得不错的男同学。在成都主场我的模样还算是比较吃香吧(在广州就极惨),照理说人家用眼神电我,我肯定要不羁地电回去,再把头发一甩。但想到接下来很可能被这群小娘们围观菊花,心中的惨淡,又如何能用汉语来描述呢?

询问完了,走进内室爆菊。果然,姑娘们一拥而入……
  评论这张
 
阅读(77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