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1227  

2009-12-27 14:43:54|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天才的乐土
上一期杂念提到管理上的高压环境,恰好Google是个极端的反例。不仅宽松仁慈,甚至还有著名的20%自由时间制度。

一开始我并不理解这一点。Google全球员工大概有几万人吧,宽松管理必然要求高度的自律性,几万人,再怎么严格的招聘流程,又怎么能保证这几万人都具备这种自律?其中会存在多少的效率损耗?

可能是因为我没接触过几个自律又勤勉,主动又积极的家伙,所以对Google管理是颇感好奇的。总觉得布林和佩奇趁着没人的时候,会把后脑勺上的天线吱吱地伸出来,接收一点母星信号;施密特回家则把人皮一脱……

不过后来又想明白了一点点。

像Google这种技术驱动的公司,以汇集地球上最聪明的人为己任,如果想让他们发挥出最大的潜能,就必须提供宽松的管理环境。比如说A地分公司有50人,都执行宽松管理,可能其中48个人不够聪明,或者不够积极,或者最近脑子就是转不过来,工作的效率普普通通。但还有另外2个人,天赋与运气并举,一顿疯狂折腾做出来了“伟大的产品”。他们二位的溢价完全足以支付其他48人的损耗。

回想一下,Gmail,Chrome,包括最近最热闹的Wave,似乎都在类似背景下诞生。其他技术驱动型的公司大部分采取了规范化管理的老套路,Google的公司文化却另辟蹊径,把顶尖工程师捧到了天上去,用自由空间来孵化天才的发明。

可艳羡,恐难复制。

2、市场部
前些日子豆荚问我,说你以前不是管过市场部吗,你能不能告诉我,市场部到底是干什么的?(泛指天底下所有的市场部)

哎呀……其实我当年只是个很差劲的小市场部经理而已。还好理论分析是长项,埋头想了很久,整理如下。

“所谓市场部职能,就是把握好公司和产品的宣传需求,在合适的渠道上执行合适的宣传手段。OVER。”

上述的宣传需求,首先是基于公司和产品特征,其次基于特定的内部发展阶段和外部市场背景。

而合适的渠道,主要是综合评估所覆盖的用户群特征,费用性价比,以及与宣传手段的契合度这三点。

至于合适的宣传手段,通常以软文、广告、活动为主。

对很多大公司来说,内部的市场部主要负责把握好宣传需求,然后把渠道选择和宣传执行这两块外包给了更专业的广告公司。其实我很向往这样的市场部工作,因为花钱的就是大爷啊,就可以放肆调戏广告公司的美女AE啊。

我在这里把公共关系部分剥离了出来,划给公关部;把BD也剥离了出来,划给商务部。然后发现纯理论的市场部职能就是这么简单,不过豆荚嗤之以鼻——倒不是针对我,她说:现在大多数的市场部能做到你说的这几点吗?我看,他们也是半吊子乱花钱吧。

呃……她之前应聘市场部被拒,可能受了刺激。

3、恒心
我在过去的七年里,一直在承受某种性格缺陷带来的损害。这也直接导致了过去七年的悲剧命运。“性格决定命运”。

这个性格缺陷,就是“硬而脆”,容易折断,容易放弃。缺乏成功必须的韧性。

在悲剧七年之前的2年半里,我一直在做平媒,杂志报纸一类。由于具备这方面的天分,再加上比同事努力两倍,看上去做得满趁手。不太谦虚地讲,当年任职游戏周报时,作为明星编辑可能有10万以上的粉丝。以至于从那报纸离开五年后,玩山口山坐蝙蝠在空中飞过,还有不认识的老读者密我说,天啦你不会就是XX报的XX吧……

到现在为止,做平媒的2年半也被我视作自己的黄金时代,此后再未如此拉风,也拿不出如此得意的作品。因为我掉进了一个陷阱里去——我以为天分和努力就是成功之源——但还有一个隐藏条件,即,这2年半也是我最近十年来,唯一连续从事同一性质的工作。

离开平媒后,先是管了半年的市场部,发现自己并不擅长,然后带一个团队试图去建立新游戏网站,因人事矛盾而放弃。2004年底接受邀请创业一家小公司,第一年主营业务进展不及预期,第二年因急躁而盲动,连续尝试了4个不同类型的项目,皆败,只好把屁股从总经理的大班椅上挪开,被招安去了大公司。原以为做回媒体本行就会顺风顺水,结果门户网站自有其规律,以前的招数许多是生搬硬套。我用了差不多一年才摸清楚新法则,痛感之前出茅招无数,但这时又下决心在2008年转型做了产品设计。一年后还被迫进行部门调动,十余个库存策划案顿成废纸。

结论是,这悲剧七年里,我未曾在同一个业务域内连续坚持了超过15个月。

说回之前创业的小公司吧,我管理的时候仅做到了xxx万的年营业额,小有盈利。结果我离开后,公司全力收缩,把资源集中在主营业务上,虽然如我预测的一样无法突破规模和品牌的瓶颈,但收入却有暴涨,现在的利润可能比我那时的营业额还多。也使我老脸含羞。

我是一个擅长反省的人,但不是一个能够坚持的人。反省得来的exp总是不能在这个业务领域里延续下去,而是撑不到苦尽甘来便轻率转职,去新的领域从头来过,上一个业务域内能带走的exp寥寥无几。然而成功需要一步步地摸索经验,了解市场,磨合团队,扩展人脉,需要不断的试错与改进,需要适应环境的优势与缺陷,需要积攒起步阶段的流量和品牌。这世上哪里去找速战速成的项目明星?

悟到这件事情,大约是在一年之前。我顿时觉得所有“怀才不遇”的幽怨,所有对环境的咒骂,都如同放屁。我确实还不具备成功所需的条件,并非我不聪明或者不勤奋,而是我没有给自己在每个职业域内,锤炼足够多才能,提升足够高转速的时间。我总是太容易沮丧,太多愤怒,太早放弃。最终不断的尝试和反省只能折算为大量心得日志,舌绽莲花时倒是真理在握,可在外人看来,即便不是赵括那也是张良之才。还记得有人当面嘲笑我说:“你看别人很准,但看自己就不太灵光。”或许,那只是我没有给自己坚持下去拨乱反正的机会?

如果我能一直做同一件事情超过两年?

空洞的决心与口号都属无稽,不断警醒自己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9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