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杂念1129  

2009-11-29 22:41:30|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揩油
公司旁边有家餐馆叫力多哈,力多哈只有一样东西好吃,就是腊味炒饭。但我今天讲的并不是腊味炒饭的故事。

这周中午,我去那里吃腊味炒饭,力多哈的服务生很殷勤,时常来帮我收拾桌面。当时我把右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一个服务生过来加水——她的大腿从我手背上擦过去——还好没发生肉体关系,仅仅是黑色短裙擦过我的手背,但也感觉到了短裙后面丰腴大腿的弹性……

我强作镇定,把右手往回缩了一缩。心想,唉,这个姑娘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为何不是另一个清秀的小mm过来蹭蹭呢。随即看到她把脸侧过来,充满鄙夷地,极为不屑地,白了我一眼。

她白了我一眼!她白了我一眼!

难道她认为是我摸了一把她的大腿?

一股热血上行到脑子里(还好不是下行),我差点就想站起来,大义凛然地说:小姐,我没有摸你大腿。不,我没有故意碰你大腿。实际上是你的大腿凑过来猛蹭了我一把!小姐,请你自重!

或者我当场冷笑一声,也甩给她一排白眼?(也可能被误解为,我表示手感不好)

总之,我的脸上半青半红,嘴巴半张半合,保持着惊诧而又木讷的神态。很像一个被揭穿的电车之狼。服务生倒完水后,匆匆逃离现场,随后换成另一个小姑娘过来倒水……

我是灰溜溜走出力多哈的,并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再去那里吃饭了。

2、知易行难
讲理论,我是擅长的,前些时候还被人任命为“首席研究员”云云。我对这个任命大怒,不带这样侮辱人的,摆明了说我是赵括嘛。结果任命邮件群发不足两个月,就又群发了另一份我主动调离他乡的邮件。

但必须承认的一点是,我的理论领先于实战,大概超过去三四成(自评)。

有不少观点,我虽然说得斩钉截铁,深入浅出,其实自己做起来的时候也会忘,也会漏,也未必能坚持得很好。

比如设计目标必须从数据分析出发,从用户反馈出发,从参考案例出发,而不是出自闭门造车的臆想。

比如不必死抠细节,大部分细节并不决定成败,对每个部位的苛刻反而会导致大锅饭的平均主义,分不清轻重缓急。

比如在用户的操作行为遭遇挫折时,必须友好地告知他:你还能怎么做?而不是让他面对一道悬崖绝壁,四顾茫然。

比如对用户拿出沟通的姿态来,既有发布前的告知,也有发布后的调查,始终以对话的方式与用户保持联系,绝不居高临下或是沉默寡言。

等等。

唯一可圈可点的是,我在事后——可能是两周后,也可能是一个月后,总还想得起这些事情来,亡羊补牢再加反省。一次两次反省可能效果不大,三次四次总能长点记性。

经常跟别人说,乐于尝试,乐于反省,可能就是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还说,多尝试,常反省,任何人都可以变得更强大。

3、说服力
在上一周的杂念里,谈到过我“固执无比”这个事情。当然,这是别人的评价,我自己并不这么认为。恰好本周有一份验证。

相片冲印的流程改版(又讲冲印)是我们部门代工的一个单子,之前听对方说,有个根据相片尺寸,自动选择标准6寸或全景6寸的功能很重要,我不理解,问道:为什么很重要?辗转听到的解释是“确实很重要,体现了智能化冲印的优势。”

对这个解释,我还是不太理解。如果一部分相片自动选择了标准6寸,另外几张自动选择了全景6寸,交互上向用户解释清楚,在Flash狭小的一屏框架内还不算太容易。不过既然对方强调,那就尽可能把相关说明塞进去吧。我其实是有点不以为然的。

后来和另一个同事提起此事,她也说,该功能非常重要。

我问:为什么?

她说,用户在网上冲印的时候,对相片尺寸缺乏直观的了解,不知道自己选择6寸7寸,还是9寸10寸?困扰很大。所以我们要主动为他推荐适合的尺寸。

我问,那他去线下冲印,岂不是也要发一会儿懵?

她说,可线下有实体相片的大小作参考,也有活人店员可以咨询。

我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你怎么确定,线上冲印用户对这个环节有多大困扰?是否乐于选择网上冲印的用户,基本上轻车熟路,不会在这里卡住。而新用户无论怎么解释,因为不能眼见为实,也还是心存疑惑。

她回答说,是因为有老用户亲口跟我讲过的啊,说每次在这里都会发一会儿懵。再说对新用户有解释总比没解释好,你说对不对?

我又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讲的有道理,我们内部再讨论一下,看怎样能做得更好。

那次听这位同事讲了三四条意见,她讲清楚了,我也就接受了,回去再修订一下方案。最后她说,咦,你也不是传说中这么固执啊。

我发了一个苦笑的表情,说你分析得这么清楚,又有实际用户的案例作旁证,我为什么要坚持己见?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偏执——可人家得说服我啊,得拿点数据、材料、至少是深入浅出的论述来说服我啊。单单是把一个观点向我复读20次又有什么用呢?人家的腔调越来越高亢激愤,可复读的总是那么几句话,难道观点重复100次就成为了真理?

再后来,我去看了看喀嚓鱼,冲印领域的排头兵怎么做。OMG,结果喀嚓鱼只用一句话就把这事儿解释得清清楚楚。

“为避免裁切,我们自动根据相片比例选择标准6寸或者全景6寸进行冲印。”

要知道6寸相片有两种,如果选错了,可能冲印出来的相片上的人物就会被砍头。所以喀嚓鱼自动帮你选好最合适的尺寸——甚至不允许你手动选择,就怕弄错。我觉得,喀嚓鱼做排头兵果然是有道理的。

什么叫说服力?这就叫说服力。

4、大格局,小格局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项目的失败。第一种是一开始把项目的格局给做小了,品牌定型了,虽然获得了最初的成功,后来却无法拓展开经营范围,丧气不已,觉得自己缺乏长远的眼光。

第二种是一开始把项目的格局给做大了,目光远大,格局开阔,但却无法集中突破,品牌也不够鲜明。结果在大部分的具体战线上都跌跌撞撞,撑不到大格局奠定就含泪九泉。

在我的视野里,大格局开局的失败,其数量大概是小格局开局失败的20倍以上。

其实两种失败都有它的惨痛教训,泛泛而谈,不能说一定就是谁对谁错。但人总容易往宏大里想,总容易幻想一个艳丽的未来,想着想着,这加法就做上去了。对未来的期待压倒了对现实的估量。既然这样评价,很显然我是小格局坚定不移的支持者。我的切入点绝不会立足于“未来我们会怎么怎么好”,而一定是“现在我们能不能打赢这场仗”。

说我目光短浅也罢。

反正哪个战场对我们有利,资源往哪边倾斜,需求在哪里集中,我就把小旗子顺势一挥。

如果不能“顺势”而为,而是奔着一份N年后的美好蓝图出击,这样的仗我是不愿意打的。即便被认为是现在的小格局限制了将来的大格局,自断一臂也罢。

其实,真的就会自断一臂吗?如果卓越、当当和亚马逊一开始什么都卖?而不是只卖书籍?如果Zappos一开始不仅仅卖鞋,还卖衣服裤子袜子以及奶罩?如果360安全卫士一开始做的就是现在这个全方位安全平台,而不是流氓插件的专杀工具?

我不是英雄,做不来英雄的事业。只希望能做下一个版本的赢家。

5、加法与减法
接着上一条,再说说加法与减法,被讲得口舌生疮的一个话题。

大家都知道——至少是成功者都知道,减法大过加法的道理。贪多求全的,多是志比天高的loser。当然有时候也是我们自己。

我在任何公司,任何部门,都会看到资源不足的困扰。这个那个项目,这个那个团队,哭着喊着说我的资源不够啊,我的资源不够所以我面临很大的困境,甚至做不出必要的业绩来。此资源亡我也,非战之过。

我接下来的话,当然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但从决策的角度来看,做不做一件事情首先要考虑搞不搞得到足够的资源。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果把项目先拉起来,以为粮草是一定可以搞到的;仿佛在说,我把资金投到股市里去,以为大盘是一定可以升到5000点以上去的。

就像在之前的杂念中,我曾经提到决策层的五个工作要点是:团队→战略→结构→目标→文化。有人来问我,怪哉,为什么“团队”会在“战略”前面?答:战略是主观的思路,团队是客观的资源,其实你并没有把握组织起贯彻某个战略的人力资源。如果战略领先于团队,必然诸事不顺,这情形我可是屡见不鲜的。

因此,残酷点讲,如果一个团队一个项目就是搞不到成功所需的资源,天天申包胥哭秦庭——哭也没用的时候,我的建议是:剖腹吧。腾出资源来给其他项目。何必苦苦煎熬,互相拖累,虚度浮生。

记得当年莽将军陈明仁孤军守四平,林彪攻城失败,事后的一条经验总结就是,因为过于忌惮援军,在城外布兵太多,未能对四平城内集中压倒性的优势兵力。

是的,只有集中才能突破。大到一家公司(集中战略),一个事业部(集中产品),小到一个产品组(集中任务),皆如是。知易行难,但仍得不断警醒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06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