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天才的扼杀[2001年]  

2008-02-04 14:19:0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个天才,打小就是天才,这勿庸置疑。当我还在母亲肚子里面的时候,我就什么都知道,真的,什么都知道,我的聪明超乎你的想象。
  一只柔软的手伸过来抚摸我,隔着子宫,隔着肚皮,我知道那是妈妈。
  只有妈妈才会不停地温柔地抚摸我,如果是爸爸宽厚的大手,那抚摸将在片刻的停留之后向上或者下而去。
  你瞧,我就是这么聪明。在妈妈的肚子里我无师自通地明白了科学,哲学、艺术、历史,除了暂时还不能说话不能动弹,我深信自己是个千年一出的天才。我热切地期盼着出生的那一刻,那时我不会像别的婴儿一样大哭大闹,我发出的第一声将是--"妈妈"、"爸爸"。
  我在出生的第一刻,就将震撼整个世界。
  但是在子宫之外的世界,那个我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里,并没有人知道这个,那个世界流动如常。从我满四个月开始,他们就给我听一个尖声尖气的孩子唱"ABCDEFG…"然后用这种令我心烦意乱的声音一直唱到"Z"。在歌声的末尾他甚至打了个呃!这傻气!接着他又从"A"开始唱起。
  我想对他说:"Enough。Shut up! I can speak not only English,but also FrenchDourichSpanish。"
  但是那孩子丝毫也意识不到自己正成为别人烦躁的根源。他继续唱"ABCDEFG…"在我午睡的时候唱,在我思考的时候唱,用他的威尔士乡下口音吵得我昏头昏脑。那时候我刚刚自学完了圣经,主说世人要相亲相爱,于是我努力原谅他,以及我的父母,瞧他们选择的是多么拙劣的胎教方式,我不需要学英文字母,我想听意大利的歌剧。
  然而他就这样顽固地唱了两个月,一摸一样的"ABCDEFG…"就连"G"末尾的那声换气都一摸一样,我听出来那时候他嗓子里有痰。爸爸曾经跟妈妈说过,亲爱的我们是不是该换盘磁带了?妈妈却说,亲爱的,我喜欢这个英国小孩的声音,听说他才两岁就出了磁带,要是我们的孩子两岁也能够出磁带--不,就算能流利地唱这首歌也好啊!爸爸说这声音是好听,可是你听了这么久难道就不烦吗?我已经开始被这英国小崽子影响到食欲了,听着他在唱歌我就吃不下饭。但妈妈坚持,这是市面上最好的胎教磁带,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一定要坚强,学会忍耐。
  听到这段对话的时候我的心都碎了,"流利地唱这首歌?"要知道,我现在正在自学日本的徘剧与拉丁文的赞美诗…我决定出生的时候不叫"妈妈爸爸"了,我要说一声"shit",我非得用这句美国粗口来表达我的优越与愤懑,我对这个世界投去的极大的讽刺。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我期待着说出"shit",妈妈期待着生下孩子,爸爸期待着一拳砸掉录音机。周而复始的歌声里,妈妈终于听到了烦躁不安的地步,爸爸也威胁说再听到这首歌他就要上街去砍人了,这时候我的苦恼可想而知。但是勇敢的妈妈并没有屈服,她自己停止听这首歌,却在每天睡觉的时候把录音机开小声音,紧紧地贴在了肚子上。这个举措对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我的生物钟从此变得极度紊乱,我在每个夜晚愁眉苦脸痛苦不堪,我在每个白天昏昏沉沉天旋地转。我被迫放弃了自学梵文--我本来对原版的金刚经很有兴趣,我憋屈得就想大喊大叫,但一张嘴巴吞进的却是满嘴的羊水。三个月,天呢,三个月呢!三个月里这英国小屁孩在我耳边反复折腾了几千几万遍!我无法拒绝,我不能逃避,当他尖尖细细的声音一开始唱"A",我就全身发抖,一听唱"S"时撒娇扮痴的那声吐气,我的脚趾就开始抽筋。
  整个的晚上,整个的晚上就这么过来。
  在外面世界的历法到了八月的时候,我也已经八个月大了,这时皱纹已经过早地爬上了我的额头。我在白天双眼糊满了眼屎,晚上情不自禁地全身抽筋。我听妈妈说这盘胎教磁带在市面上还卖的很火,断货了三次,外面传言听着这歌声出生的小孩子都特别聪明,因此配套的耳套也特别畅销。赶时髦的爸爸妈妈都买了一副耳套--每天睡觉时戴着,磁带的音量也就从而放大了两倍,对于我来说足可以振聋发聩。我发誓我出生以后遇见那小孩一定要掐死他,掐死,掐死,掐死!我一天到晚都在想着这个,想得神思恍惚。我想我出生的时候多半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要大喊三声"杀杀杀!"因为神经衰弱和单调的仇恨,我觉得我的头脑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损伤。
  然后,大约是因为长期频繁的使用导致磨损,或者是那只英国叫驴唱累了打算休息,总之--那盘磁带开始绞带子了!绞带子!绞带子你知道么?那根本就不是为人耳朵准备的声音。我的爸爸妈妈可不知道这个,他们买的耳套是真皮名牌货。从此每天晚上都有一个沙哑的罪恶在我耳边放歌,像是用挫子在不停地挫着铁锈,又像用沙纸来回地打磨着玻璃。我简直不能想象有谁会打胎儿起就遭受如此残酷的折磨,就算是天使听到这声音也会激动得拔掉自己的羽毛。我宁可自己是个聋子!就连贝多芬不也是聋子吗?我为什么不是一个聋子!
  我已经来不及延续我的仇恨,之前,我成天梦想着变成聋子。在这段时间里我渐渐分不清食指与中指的区别,有时候我竟然数错了数。我不再叹气,甚至开始傻笑,当我意识到这个时我想收敛我的笑容,可是我像傻子一样流下了憨口水,并且咬着了自己的舌头。
  当全世界的天使都变成了恶魔,全世界的恶魔都变成了虫豸的时候,全世界的虫豸都钻进了我的耳朵。我渐渐不再思考了,不再嘲笑了,不再愤怒了,不再悲伤了。我只是很努力地试图把脐带缠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一点点地使劲。当这样努力很久之后,我发觉我的努力开始得到了来自外部的回应,盛着我的容器开始收缩,一次比一次更猛烈,来吧!这样有助于我至高无上的解脱。在一下剧烈的撞击中,我居然奏效了!我听到自己脑袋里某一根弦断掉的声音,世界刹那间一片空白。
  然而我却还能体会到疼痛与窒息,我拼命地哭了起来,我大声地哭泣,除了哭泣我一无所知。
  一个护士冷静而疲惫地说:"是个男孩。"
  评论这张
 
阅读(24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