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黑白底片上的83射雕[2002年]  

2008-01-18 11:54:5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同事忽然问我,你印象里83版射雕是黑白片还是彩色片?我说当然是彩色片,要不蓉儿何至于如此娇俏动人。同事说怪了,我印象里的83版射雕也是彩色片,可放射雕那年我家里明明还是黑白电视机。
  他这么一说,我也哑然了,放射雕那阵子我家似乎也是一台14寸黑白电视机,那么射雕中的大漠黄沙,桃花缤纷,还有花枝招展红唇微启的蓉儿,难道是我在发梦癫不成?由此追溯开来,那些古旧年代的若干往事便一一从眼前掠过,首当其冲的竟然是本校的小学女生,纷纷把头发扎成左一束又一条的,向黄蓉同志看齐。
  那时候我小学六年级,还看不出什么门道来,只觉得女生们个个趾高气扬,上课时常常手抚从脸颊两侧垂下的若干小辫,神情十分陶醉。然而现在回想起来,如此花色繁多而意境雷同的发式委实与若干根拖把大同小异。

  83版射雕已成为80年代的一个重要坐标,并不随着文具盒上几千万张靖哥哥与蓉儿的不干胶渐渐被磨去。在那个娱乐贫瘠的年代,我曾经每天晚上用劣等小收录机对射雕进行同步录音,录满我仅有的一盘磁带,第二天就反反复复地听,闭上双眼,昨晚的电视画面若隐若现。
  我很是怀疑此等行为令我父亲深感焦虑,他的儿子到底是不是一个傻子?父亲在当年或许痛心疾首却隐忍不发。没多久我的收录机失踪了,无端飞去,我哭闹未果后只得加倍努力地记住射雕的每一帧画面,每一句台词,第二天便在回忆中细细反刍。
  哀莫大于停电。在整个停电频繁的80年代,当我和射雕同时被电刑击中,最真切最尖锐的痛苦便从天空落下,像钉锤不断敲打我们的头壳。此刻在厂区宿舍楼外的大坝子上,往往有数百人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恶狠狠的咒骂声此起彼伏。数百人齐声讨论着射雕之前、之后、尤其是当前正在发生的剧情,心如刀绞。不断的有小孩子尖叫着“降龙十八掌”打成一团,或是躲在某个阴暗角落里火上浇油地尖叫着“来电咯!”
  有时候停电起源于一根被烧断的保险丝,这时我会吃惊地发现父亲拿起全套工具飞也似地冲出去,势如奔马,仿佛正在手持灭火筒冲向一片火灾。父亲在厂里是电工,三下五除二就修好了保险丝,整栋楼随即响彻欢呼——接着每家每户整齐划一地响起了射雕的音乐声。
  我和父亲都是武侠迷,极其偶然的,在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曾偷看到父亲神色肃然地将双掌舞动,俨然便是降龙十八掌里的某个招式。

  在80年代中期,83版射雕如狂风骤雨般横扫了整个中国,老老少少概莫能免。对于我所在的小学而言,一个新的游戏渐渐流传开来,这就是把班上最“般配”的“一对”分别冠以靖哥哥和蓉儿的名号。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靖哥哥和蓉儿,或公开称呼,或背地里流传。许多个脸蛋因此而绯红如云霞,也曾有打斗发生——几个小男生扭成一团,深感羞辱的靖哥哥在其中悲愤地挥舞双掌。
  说实话,我觉得对此表现出过激行为的男生都是傻子。首先只有条件出众的男生才有资格做靖哥哥,其次这也就意味着另一个条件相当的女生在红线的另一端把玩衣带,不时偷眼看我。我在班上有心仪的女生,马尾巴鹅蛋脸的一个小姑娘;我觉得她分明就是理想中的蓉儿,我则必定是靖哥哥无疑。每当在课余反刍昨晚的射雕时,便乐于把我俩代入剧情里去,实在是快活得很。
  因此这不难解释,当班上的同学当真把她选定为蓉儿,靖哥哥却另有其人时,我是如何一种委屈。我觉得她背叛了我,蓉儿背叛了靖哥哥,却喜欢了欧阳克。这在短时间内甚至影响了我对射雕的兴趣——时间不超过两天。作为一种妥协我万般无奈地放弃了靖哥哥的身份,转而以为自己是黄药师。我偏偏不让蓉儿跟了郭靖那傻小子去,这与当时的电视情节当真是丝丝入扣。
  实在是快活得很。

  对于绝大部分60年代生和70年代生来说,83版射雕早已远远超过了一部电视连续剧的意义,堪被冷猪肉供奉。经典与否其实只是一种固执的情绪,83版射雕和剧中人物被定格在记忆深处,甚至抽象为某种符号式的感动。永难企及。
  不管是先入为主也好,偏执也好,83版射雕的人物已经与金庸原著中那些江湖豪侠们血脉相通。在我心目中根本不存在翁美玲“像不像”黄蓉这个命题,她“根本就是”黄蓉,此处不存在扮演,而是水乳交融。对这一点在任何程度上的否定相当于对某一段被铭刻的感动的背叛,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其后的每一次翻新对我而言都只是拙劣的临摹,没有人可以比翁美玲自己更像翁美玲,远离了翁美玲的演绎则与黄蓉背道而驰。则愈加拙劣。
  其他83版射雕的演员亦是如此这般,这是观众心目中的终生成就奖,或许也是一个演员能得到的最高的精神供奉。
  所以任何在60年代和70年代生面前试图超越83版射雕的行为都是徒劳的,更何况央视有笑傲江湖的劣迹在前。于是在我看来,李亚鹏五大三粗,全无半分英武之气;周讯坦胸如砥,狡黠与灵动荡然无存;黄药师貌似屈原;周伯通状如李逵;洪七公骨子里宛然是一副五六十年代的机关干部派头;最惨的莫过于欧阳克和杨康——前者嬉皮笑脸如花花太岁高衙内,后者在某几张剧照中的神情时常令我联想到一根筋的山村野汉。这自然是大陆风情的江湖儿女,须得入乡随俗。
  我不怕央视版本的射雕,早放晚不放,早放早投胎。

  评论这张
 
阅读(41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