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面试纪要[2003年]  

2007-09-23 09:44: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感到悲伤。我的世界正被三十三只机械章鱼摧毁,它们挥舞着八只疙疙瘩瘩的触手左右开弓地掴我耳光,打得虎虎生风。其中又有三只章鱼把八只触手集结在一处,像舂米一般猛力擂我的丹田。这时第四只章鱼冲了近来,用纠结在一起的触手飞踢我的裆部,这吓得我大喊Trinity的名字——可能是发音不太标准的缘故,我发觉自己正坐在一辆桑塔纳出租车上,被我召唤来的出租车司机,这位中年大叔问我:咋个走?

我说:前面的立交桥左拐。大叔默不作声,他脸上的皱纹里积满了秋日的阳光。此时天空层层叠叠地堆砌着白云,在云层的缝隙中透出天蓝的底色,像倒悬在空中的,漂浮着大片白色泡沫的湖泊。我迷迷糊糊地偷望大叔,他实在没有胸脯,大腿也不够丰满。那么他不是Trinity。那么他是谁?

无论如何,他将带着我到达Zion,最后的救赎之地。

咋个走?

上前面的立交桥然后左拐,上一环路然后左拐。我着重语气又回答了一次。大叔默不作声——但他很快指着立交桥之前的一个路口说,这里左拐吗?

我反问:这里是一环路吗?上前面那座立交桥,在桥上左拐,进一环路。

大叔默不作声。但他看上去像是生气了。他故意不上立交桥,在桥下违章行驶,到达桥下转盘时他再次问我:咋个走?

我失去了耐心,用严厉的声调警示他:左拐!左拐!可能是我的苛刻打破了大叔沉默的习惯,他愤懑地嘀咕:到底咋个拐嘛。

然后他围着桥下转盘左拐,这没错,完成左拐后他继续问我:从这里左拐吗?

我冲他吼叫:再左拐就拐回去了!你给我直走!

这一回大叔看上去是真的生气了。他故意不走快车道,在快车道空空荡荡的时候去挤慢车道,把骑着自行车的人撵得像火鸡一般到处乱飞。他像受到了侮辱般抿着嘴唇,紧绷着脸,一小部分堆积在皱纹里的阳光便因此而倾泻了下来——褐色的脸庞在阳光的洗刷下闪闪发光。我气乎乎地别过头去不看这张脸。桑塔纳窗外的自行车正惊慌地四下里逃散。

我们到达了Zion。

Zion,1503室,两点二十分。我发觉我距离约定时间迟到了足足二十分钟。我打算跟前台的小姐解释说堵车云云,但是前台压根没有人。犹豫了一下,我径直走进这家公司,在简陋的屋子里分布着六七个女孩子,离我最近的一个并不理睬我,于是我冲着抬眼看我的另一位说:我是来面试的……请问我该找谁联系?

这位相当漂亮的女孩儿回答我:请先到里边坐一会儿吧。在她的指引下我走进了另一间看似会议室的脏屋子,一个进城务工模样的年轻男子正坐在那里看报纸。我怀疑他也是来面试的,然而他异常热情地把一摞报纸推到我面前说:一起看一起看,今天的报纸。这又让我怀疑他是本地媒体的订报员。

另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孩儿走了进来,给我端来了一杯水。她用夹杂着成都话的普通话再次询问了我的来意,我则以相应的语种逐一回答她,大意是:我接到通知来应聘贵公司市场部经理——那时我还以为自己应聘的是市场部经理。为了体现一个部门主管的矜持,我除了冲她微微一笑之外,始终把注意力放在一旁,而不像三年前刚从检察院辞职时那样,对着我应聘那家公司的前台小妞使出浑身解数表达各种暧昧的信息。漂亮女孩儿告诉我负责面试的主管还没回来,十分抱歉,请我多等一下云云;整个对话过程中我怀疑她冲我飞了几个媚眼——在出门之前我把自己用力收拾了一下。对此我故作冷漠,却心猿意马。如果应聘的是普通职员我将用火辣辣的目光反击她,但这不是部门主管对下属应有的威仪。哦他妈的矜持。

看了看表,两点二十七分。有时候迟到也是一种庆幸。

负责面试我的头头在三分钟之后走进了会议室,这是一个长得酷似莫文蔚的女人。她的年龄就像那句出色的李宁广告词:一切皆有可能。从十八到二十八岁,一切皆有可能。我刚才提到过她长得酷似莫文蔚,但这局限于下唇以上的区域。在该区域内她简直就是莫文蔚年轻时的全息投影,但是在嘴唇以下脖根以上的部位,呃……我很难形容。在那里有若干淡黑色或者说淡紫色的豆状凸起,大约突出六分之一黄豆大小,数量不下二十颗,密密麻麻。我怀疑她早年可能被霹雳雷火弹或者暴雨梨花钉一类的暗器击中下颚,之后便镶嵌在那里,看似半爿石榴。如果忽略掉这个因素(事实上很难忽略),这个女人可以说相当标致,不亚于之前看到的两个漂亮女孩儿,而且更加有一种知性的气质。后来我终于找到了屏蔽霹雳雷火弹的方法,我试图让自己的目光下移,去看她低领所烘托出的淡淡的乳沟。这可能是一个阴谋,或者说是一个陷阱更为恰当。在低得惊人的开领下,雪白的乳沟无可争议地坦呈在那里,我不得不装作毫不知情或是毫不在意,但那不是事实也不是真相。

现在是面试时间。

说实话,这部分相当无趣。我很快就搞清楚了,这家公司只是总公司在“西区”的一个办事处,上上下下不到十个人,或许不到八个。面试我的是北京总公司人力资源部的一个职员,我姑且叫她石榴姐,后来我发觉她很可能并不比我年长。这个办事处的头头出差在外(也可能不是头头,石榴姐始终不能向我解释清楚那人的职位,只反复提及他的定位是Service),因此同样是出差来蓉的石榴姐暂时代替他面试我。

在大约三十分钟的面试时间里,她向我预示了一些悲哀的未来。如机械章鱼很快就要攻陷这里,人类穷途末路;如Smith已经化身Bane潜入Zion,企图刺杀The One;如Trinity早已不是处女;如所谓成都市场部其实与Marketing无关,隶属销售部,作一些本地销售的支持工作;如所谓市场部 Manager只是做促销服务工作的普通职员,没有人Support;如此等等。虽然石榴姐用了大量中英混杂声情并茂的道白来向我说明,为什么在招聘启事中要用“市场部经理”这个Title来招聘一个促销职员;但是说到底,她什么都没能解释清楚,这分明就是扯淡。而且哪怕我镇定自若地与她扯淡良久,石榴姐依然未能阐明这个促销小职员的工作性质和工作范畴,最后只好往别人头上一推,说这边的业务我不太熟悉,等到他出差回来和你解释比较合适。

在这里有必要提及的还有两点。第一:在整个谈话过程中,但凡我开腔说话,石榴姐便用一种甚高的频率点头不止,直到她额头上黄黑相间的头发被抖得披落下来击中左眼为止。意似嘉许,似摇头丸发作。第二:在一开始就介绍并强调过我的工作资历的背景下,在交谈中,石榴姐大约对我的某个观点十分满意,赞扬我说,我觉得你具备一些基本的市场素质。

这显然令我沮丧。Zion即将被攻克,我无处可退。况且我面临Smith的刺杀——没错,我就是The One,郭尼奥。现在我将和人类最后的城市一齐覆灭,这显然很不甘心。于是我偷看了黑客帝国3的剧情,发现Neo还将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坐着飞船Logo去见Oracle。是的,郭尼奥还将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坐着长城宽带去访问前程无忧网站。但这个情节并不发生在面试当天,当天我忧郁地离开了那家公司,为了节省出租车费,独自步行在晴朗的秋空下。我的第四次面试失败,我投出的三十三份简历石沉大海。我在一个简陋的办事处和一个很可能乳臭未干的小女人攀谈良久,她认为我具备一些基本的市场素质,我很受鼓舞。但她还是要求我去做另一些促销服务工作。

“也许你并不是The One。”我对自己说。也许我是郭子威,而不是郭尼奥。Martix将我定义为一个卑微的小职员,为了反抗它我逃向一个又一个被称作Zion之地,直至一个又一个虚伪的Zion被机械章鱼摧毁。那么Zion,最后的救赎之地。它到底在哪里?按照龌龊斯基编写的剧情发展我将和Zion彼此救赎——如果我真的是The One。

如果我并不是The One?

我在灿烂的秋日下没精打采地走了十五分钟,在茫然的眉宇之间,时间被快捷而轻巧地剥落,27路公交汽车载我回家。长达四十分钟的车程里我始终用一种别扭的姿势看着前窗,其实我只是想让视线避开正对着的那个矮胖的售票员姑娘。况且她还有淡淡的狐臭。下车后我去互惠商场买了三十块零九毛钱的日用品,全部是必备日用品,我没有钱买任何奢侈品,全部零花钱被积攒到周末的郊游,以舒展心绪。

贱狗使不得又吃屎了,打开家门的一瞬间,我仰天长啸。
  评论这张
 
阅读(25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