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陨石[2002年]  

2007-12-26 09:32:5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近总是在反反复复地回忆一件事情,其实只是几个不大连续的画面,一帧帧地闪动。回忆隔得久远了,便往往是这个样子。
  那是一个女孩子的背影,她趴在课桌上,肩头耸动。我想她或许在哭但却听不见声音。然后她猛地站了起来,带着哭腔说老师我出去一下,就撞开门冲出了教室狂奔而去。所有人吃惊地看着她。
  她在我的眼前一次又一次地夺门而出,像被卡住的CD反复放着同一个音乐片断,却全无来由。她并不是我喜欢的女孩儿,那时她的男友正满脸通红地看着天花板,装作若无其事地很认真地仰望。我听见有人偷偷说,他坚持毕业之后独自去别的城市发展,所以她伤了心。但故事的始末都与我毫不相关,我只是冷漠的旁观者,仅此而已。因此我全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10年之后全无来由地想起这个孤立的片断,反反复复地回忆,我仿佛是为了回忆而回忆。
  那些在夜空中不断消散的光点,有时候会像陨石一样落下来,砸中我。此刻它们的无数同伴正飘飘而上,向不同的星宿飞去,逃离我的视野,而它们则让我迷惑。那些年份久远的光点,飞快地、零星而杂乱无章地坠落在我的回忆里。于是我在一瞬间被带回若干年之前,极长极锐利的感动将我洞穿,那些片断亲切得一塌糊涂。
  当感动的情绪像潮汐一般退去,便裸露出大片灰色的沙砾,是记忆的空白区域,这让我陡然觉察到自己正在老去。然而在35岁之前谈论老去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我被指责为矫情。

  我一直很想知道,那些光点怎么会脱离了星宿的引力,无端地跌落在我的头顶。或许再过一个月,它们就会从我的记忆中彻底消失掉,于我而言那些故事和画面便死去了,如同我也将烧成灰烬。但也许正是这种求生的欲望牵引着它们,拼命地落下来,是它们不愿意被我遗忘吗?
  像东拉西扯的梦,相距漫长的回忆有时候莫名其妙地扑面而来,蛛网一般蒙在脸上。这往往和当时的环境毫无半点牵扯可言,它们贸然而来,独立成章,我如同被陨石随机击中。此类意外事故不断地发生,让我不相信这分“意外”,却又找不到解释的理由。
  我仿佛是为了回忆而回忆,仿佛是在不停地警告自己时光已退却如此之多。虽然我并不愿意正视这一点,但我无法抵挡陨石——它们从那么高的天空落下,来势汹汹。
  好吧,我承认自己已经永远地从那些时光里被剥离了出来,这让我不太好受。比如我一直固执地认定16到24岁是人一生中最灿烂的时光,这使我在整个24岁都陷入了一种神经质的轻微恐慌之中。25岁生日那天我怅然若失,但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惶惶不可终日,我只是略感懊丧,并断定这种懊丧将吸附在其后的几十年里,水螅般难分难舍。
  就连这个郁郁寡欢的生日也已变得如此遥远,以至于当我眯着眼睛在那些光点中寻找它的时候,脑子里只是一片混沌。我无法控制它们的陨落,我只是被动地,尴尬地在被击中时眨巴着眼睛。那令我的视线开始变得空洞,神情生硬,有时候甚至会不自觉地发出一些含混的感慨的声音。也有的时候我幸运地被属于这个生日的光点击中,于是我看见自己跨坐在窗台上,一只脚在六楼外摇晃,自怨自艾地对身边的女孩儿说:完蛋了,黄金时代就这样一声不吭地完蛋了。
  扯淡,女孩儿轻描淡写地回答。

  我不知道我是否青春已逝,因为我无法定义什么才算是青春。当我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别人告诉我18岁才算是法定成年;当我满了18岁,别人告诉我22岁满了婚龄才有资格称得上成年;而当我满了22岁,30多岁的同事不屑地说你们还是孩子,最少要26岁你才能长醒。既然我连成年的标准都没有弄清楚,又如何能冒冒失失地圈定青春的界限呢?
  好吧,无论我青春也好,不再青春也好,我终归是失去了一些东西。当我在大片微弱的光点中一无所获的时候,当我注视着灰色沙砾呆若木鸡的时候,这种失落感便格外清晰。时间的流逝以一种异常残酷的方式向我表达,首先是用不期而至的陨石提醒我过往的若干存在,再用存在之间的空白来让我彷徨失措。我无法向过去潇洒地挥手作别,只能用一把小挫子努力地去磨平沮丧感,沦陷在往事中无异于一种自虐。
  但是有时候陨石密集地落下,就像一场夏夜的流星雨,我只能沦陷别无选择,至多像鲸鱼一般不时地浮出换气。密集的影象在眼前快速闪动,关于那些最不愿想起又最是难以湮灭的记录。失败的初恋,她的冷漠和柔情,湿漉漉的嘴唇,破碎的啤酒瓶,14滴血,等等。
  我明白地知道自己恋旧,明白地知道自己多愁善感,于是拒绝回忆。但是回忆时常以一种无法拒绝的姿态,如陨石坠落。在光点划出的轨迹中,我恍惚看到无数的人和事影影绰绰离我而去,接着事件开始播放,接着是幅员辽阔的空白——像已结束的录像带一般无休无止地闪烁无用信号。这证明了它的距离遥远,而我的回溯徒劳。
  我终究是被一把锋利的裁纸刀结果了与往事之间的任何物理联系。偶尔回忆那些近的和难忘的,偶尔被另一些极远的击中,将我导引入一条亮得刺眼的时光隧道里去,片刻后又原路送还。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