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今夕何夕[2003年]  

2007-11-10 00:07:4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觉得自己不妨坦率一点,我马上就要走了,离开这个编辑部,更加理想的计划是离开整个媒体行业和游戏圈。能够见光的理由是我认为编辑——尤其游戏编辑并不是能做一辈子的职业,与其到30岁被迫转型,不如在26岁的时候主动转型更能把握自己的命运。游戏编辑是一份娱乐性大于事业发展的工作,我26岁,可以用于虚度的青春已挥霍殆尽。其实还有另一些见不得光的理由,它们在暗处躲躲藏藏。
  好吧,我就要走了。12月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我亲手扼死了自己的某一种生活,它不再醒来。说实话,我这人很虚荣,我热衷于被十几万读者喜欢的感觉,为了这个而卖命工作,时常累得半死不活却欢欢喜喜。现在我将要和这样的生活告别,跨过一条白亮而狭长的河流,河水随即泛滥,从回忆上漫过,城镇在水中沉默无语。
  我希望自己一去不返。

  或许是巧合,或许不是。元旦那天我翻检自己的一些旧字,居然找出了一篇99年写的求职信,给《电子游戏软件》。那时我还是成都市人民检察院一个郁闷的三级警司,22岁,被机关困得抓狂。我在那篇一千多字哗众取宠的简历末尾写道:
  『从九四年买第一本游戏杂志开始,就羡慕死了电玩编辑这份工作,常因为报效无门而哭喊XXOO。如能以我心挚爱之电玩为终身职业,便是朝生暮死,蜉蝣一生又有何妨?对于电玩编辑的职位,当真魂萦梦牵,能够成为一名中国的大人气电玩编辑,或许是我一生的夙愿。』
  一生的夙愿?嘿嘿,嘿嘿。
  那一次电软没要我,我并不气馁。2000年初应聘《大众软件》的编辑,后因故未能赴京面试。其后有机会成为《动漫无限》的编辑,却没把握好机会而失手了。2000年中应聘《家用电脑与游戏》和《游戏天地》的编辑,均遭拒绝。那时悲苦的心情可想而知。直到2000年底进入CBI旗下的《net!数字化用户》杂志,这才圆了一个编辑梦。后因杂志转型转入《游戏天地》编辑部,至今两年半矣。
  至此我已经完成了“一生的夙愿”,我已经是国内有“字头”的电玩编辑。妙哉,现在是否应该高歌一曲陈百强的《一生何求》?
  我的夙愿已经和陈百强的生命一般枯萎,我依旧热爱编辑工作却不满足于此,我觉得4年前的自己是幼稚而纯朴的,像小狼狗一般生气勃勃,却和那些被20串羊肉串感动得泪流满面的年龄一道踯躅,他们早已如高处泻下的流水般一去不返。

  离开后的计划姑且不谈,我自己心头也还是一团乱麻无所适从。再说还有若干工作交接,谈不上说走就走,再做几期报纸是在所难免。这几天比较清闲,这很难得,闲来无事便胡思乱想,思绪东奔西走。22岁那个傻瓜一样梦想着做编辑的自己到哪里去了呢?
  那么,现在这个傻瓜一样梦想着年薪10万、部门经理的自己又将向哪里去呢?
  人总是认为现在的自己是成熟的,而过去的自己是幼稚的。概莫能免。因此当我神经兮兮地站到5年后的制高点,从而发觉现在的自己竟也如此幼稚之时,一时间只觉得脚软。当然,我并不能当真横跨了时空,我只是质疑所谓“夙愿”、“梦想”一类的东西,它们往往不能“与时俱进”,于是滚落在身后。罢了,我能够相信什么?握住什么?比如说那个叫“游戏编辑”的曾经苦苦追求过的心愿么?
  无需魂萦梦牵,朝生暮死,蜉蝣一生,我做了两年半编辑又自行放弃,这相当于左右开弓地猛抽自己耳光——叫你背信弃义,叫你陈世美,叫你抛弃自己的旧梦!
  原来在这两年半之中,我竟然已改变如此之多。一时间悲从心来,沉重地往椅子靠背上一倒,闭上双眼,四年前那个激动万分伏案疾书求职信的热血青年在墨色的道路上头也不回地走着,把手揣在裤兜里,耸着肩膀,也不与我搭腔,天真而固执地一去不返。

  评论这张
 
阅读(8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