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任务尽头与冷酷财主  

2006-10-08 19:35:3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梦里我到过“任务尽头”,那是一个如炼狱般被烧得通红的小镇,燃烧着的人们奔走呼号,身上喷着火苗,用头去撞一些凝固不动的雕像。这些雕像之前被称作任务NPC,现在它们只是石头,沉默,并且坚硬。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原以为任务尽头会是天堂一样的所在,人们躺在樱桃树下,打着饱嗝寻欢作乐。

做完这个梦之后没多久,财主的号就被盗了。有人看见他在十字路口裸奔,也有人看见他站在奥格瑞玛的门口,一丝不挂,心事重重。财主上班的时候也心事重重,时不时从气管里发出一些奇异的声响来,类似于香港鬼片常用来渲染气氛的效果音,他本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大家都不忍心提醒他,但不约而同地用纸团弹他的头(这一招立竿见影)。我顺便通知会计,财主上班走神,扣掉他本月一半的绩效奖金。这样做和盗号的效果很接近,但有理由相信财主月底不会精赤了胴体,在公司门口的楼道上来回奔跑。我是他的朋友,所以他不能陷我于不义;同时我还是他的上司,所以我非得罚他的钱。

我玩魔兽世界是在财主的反对下开始的,那时六区开放不久,我跑去跟财主商量说,我在网游行业里做了五年,居然不玩网络游戏,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之前我被P字头媒体的S字头主编耻笑了,说我假专业,不玩网游还混迹于网游行业,典型的当代南郭。他的话像刀子一样割伤了我。而我的朋友,财主宽慰我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何必勉强自己去赶时髦呢?这个表态相当明智,因为接下来我会说:“我不管,我玩魔兽你得给我钱。”

财主装作没听见,一字一句地强调:“不-要-勉-强-自-己……”

我从财主手上首次拿到的5个金币经过了一番努力。我觉得每个人大概都有点怪癖,比如财主最恨别人在游戏中找他要钱。其实财主在魔兽世界里富甲天下,阔绰无双,可见“为富不仁”这种词并非生造。每当财主的穷朋友在游戏中找到他,拱一拱手,口称“孟尝兄”,“及时雨哥哥”,却看见财主唿哨一声,双腿一夹马腹,将穷朋友留在马尾后的滚滚烟尘之中。为此财主收了不少绝交信,他可能有些难过,但转瞬间就释然了。

“我的金币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呀”,他这样对我诉苦说。言下之意是谁都不容易——富有不是一种罪过——要把农民企业家和土豪劣绅区分开来。财主的这个申诉让我有点拿不定主意。原打算直接开口要100万金币,听他这么一说,暗自有点惭愧。“那先给我1万个金币吧”,我说。财主先是一惊,眼珠滴溜溜一转,就知道我摸不清行情。他大手一挥,承诺给我10个金币。“可以啦,很满足啦!你刚进游戏,这笔钱花到20级没有问题。去去去,用完了再来找我!”

“那么马……”
“40级才能骑马,你到了40级我送你一匹马好不好?”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打发进了游戏,去邮箱一收,只拿到5个金币。这笔钱我大概花了三天,练到8级,财主听到消息时虎躯一震。他面皮发青,稍微有点狂躁地质问我8级怎么能花钱这么快,我也很纳闷,一个10格背包就要卖1金币啊,幽暗城的商人又不打折。

“你在商店买了四个10格背包?”
“10格背包很好用嘛。”
“你现在有四个10格背包了,自己去打装备卖啊,为什么还要来找我要钱?”
“我懒得从尸体上捡物品嘛。”
“不打装备——那你买四个10格背包干什么?”
“对啊,背包空荡荡的很浪费,那你再给我40瓶大生命药水吧。”

话音刚落,我就看见财主的面皮由青而紫,有可能他在这一瞬间想明白了两个道理,首先他想打我,但我是他上司,这样做并不理性。其次他想先辞职后打我,但我还是他朋友,就算辞职也多半下不了手。所以财主仅仅在原地晃动了一下,有点像站立不稳。这种灵魂的悸动还有另外一个解释,就是被陶宏开教授附体。因为他把嗓子一清,开始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解网络游戏的毒性所在。

“玩游戏不好,会影响工作,损害健康,破坏家庭幸福。”财主一开口就让我大吃了一惊。作为公司的游戏资讯部经理,三年多工作经验的游戏行业从业人员,财主的说辞震撼人心。他从网络游戏的社会危害性,一直讲到魔兽世界的种种不足和缺陷,强调了久坐对性功能的不良影响,最终建议我放弃玩网络游戏的念头,或换一个毒性比较轻微的游戏:比如跑跑卡丁车。在酣畅淋漓的演说最后,财主痛苦而坚定地说:“我的人生已经被魔兽世界毁了,但是你,你不可以再走上这条不归路。我垮了,公司还有你,你垮了那大家怎么办?”

“你先给我100个金币再说。我还有几个技能没学,而且昨天我学会拍卖场怎么用了,要搞点蓝色装备在身上。坐蝙蝠飞来飞去的很过瘾,我答应老婆每天飞10次给她看。有几个任务比较麻烦,我知道你级别高不愿意带我,就打算悬赏5个金币,找些兄弟陪我去完成。”

在这里要补充解释一些地理上的问题。我们公司在福州市中心的某个广场旁边,装修成大网吧状。我坐在这个大网吧左下部的阴暗角落,财主坐在我的右侧,头一偏,就能看到他的电脑屏幕,发现他上班看女优套图的时候,我就用中指弹他纸团,百发百中。每天我会从他背后路过15次以上,每次不忘拍他的肩膀2至3下,微笑4到5秒钟,打1个响指,亲切地询问:“今晚你打算汇多少钱给我?”

对此,财主有时候苦苦哀求:“放-过-我-吧!”有时候含混其词:“知道了知道了。”有时候放我鸽子:“今晚,今晚我上线汇钱给你。”有时候厉声啸叫:“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我总能搞到钱。一方面财主的肩膀已经被我拍肿了(朱砂掌),影响在魔兽中的技战术操作;另一方面我托人查到财主的三个号,加了他的每一个角色为好友,一看见他上线,就刷屏要钱。说刷屏可能有点夸张,但是一晚上总能发百把条信息过去。恰好我有几个财主所在公会的线人,我和他都知道这一点,财主不敢拖黑我——朋友一场,他这样做对得起谁?

所以隔三岔五的我总能搞到十来个金币,数目不多,仅供我一周所需。这个时候我要把话题跳开一下,讲讲任务强迫症的问题。任务强迫症的在医学上的正式名称是“魔兽世界不做任务就玩不下去综合症”,第一起案例发生在2004年,当时暴雪招募的一个魔兽世界测试人员,失去了理智,用折凳殴打暴雪的游戏策划人员,原因是他们策划任务太慢,导致这名游戏测试人员两周内都没有新任务可以做。

该案件在移交警方之后,经法医鉴定为精神性的强迫症状。具体表现为对游戏任务——尤其是魔兽世界任务的极度依赖。因为这名游戏测试人员的工作就是反复进行魔兽世界游戏,在度过了两周极度狂躁,极度压抑,极度骚动的任务等待后,出现了显著的暴力倾向。他冲去质问游戏策划为何拖延进度,在得到回答之前用烟灰缸砸策划的头,随后又开始挥舞折凳。

暴雪随后进行了一系列调查,确认任务强迫症的存在,患者在没有游戏任务可以做的时候将感到悒郁和沮丧,并有极大几率放弃游戏。少数情况下,出于这种沮丧的极端化,患者有可能付诸暴力——如上述的游戏测试人员。更常见的是因此而诱发的自残行为,如啃手指,抓扯胸毛,无意识地拧大腿等等。

这就是魔兽世界中开设了成百上千个任务的原因。这一点确实有效地缓和了任务强迫症的危害,同时更加有效地对患者进行产品黏着。暴雪官方从未公布魔兽世界的玩家中,身患任务强迫症的人数比例,据一个阿富汗民间组织“没有任务的明天”调查,这个比例有可能高达45%,相当惊人的数字。该组织由此得出震撼答案:暴雪公司有明显的颠覆世界的企图。当魔兽世界在全世界范围内的玩家超过1亿,即任务强迫症患者超过4500万,暴雪随时可以通过关闭服务器,或删除所有任务NPC的形式,在短时间内促发1000万人的暴力倾向。

该组织主席甚至下了断言:到那一天,这1000万人之中男的都要去开飞机撞大楼,女的就去做人体炸弹。这个观点在传播至中国后,被改编成了颇具中国特色的言论在民间流传:“那些玩游戏的,男的迟早做抢劫犯,女的都要去卖淫”。

但“没有任务的明天”显然低估了暴雪强大的媒体控制力,他们的声音并未广泛传播,仅在几份地方性小报上,由该组织以付费软文的形式刊登。而且是作为该组织主席整版征婚广告的配送软文刊登。影响力甚小。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国内学者,如张春良先生等,是否是该组织的成员,或受到其理念的影响。由于无法得到公众认同,在一年内,有三任“没有任务的明天”主席从高楼跳下自杀,死前均留下了数万字的魔兽世界任务研究笔记。

对此,中国传媒行业普遍表示遗憾。如果这个阿富汗民间组织出现在中国,想必形势会完全地逆转过来,在各地待为上宾,“阿富汗秘传网瘾诊所”也将如燎原之火。但还有一些异议称,阿富汗秘传网瘾治疗法以剁手指为主,可能不符合国情。中国的游戏运营厂商太狡猾,难免他们不研发出一套“精神感应游戏操纵法”来,到时候难道要切除脑干么?颅腔手术的成本太昂贵,要考虑普通中国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

相关的讨论始终在小范围内进行,作为一个游戏行业的资深管理人员,我有所耳闻,也不置可否。没有明确表示反对的原因是,我本人就是一个中度的任务强迫症患者。

我作为一个亡灵战士,做完了所有的丧钟镇的任务,布瑞尔的任务,幽暗城的任务,瑟伯切尔的任务,银松森林的任务,第一次坐飞艇来到奥格瑞玛和十字路口时,胸怀一个志向,那就是要横扫当地所有的任务。我找到一个搜索引擎可以查询所有的任务及做法;我有完美主义的癖好,不做完每个地点的每一个任务绝不轻言放弃;我是一个路痴;我既追求完美又缺乏耐心,一心期盼着能像捋葡萄藤一样,顺顺当当地做完一串串任务。

然而魔兽世界的任务设计在15级以后并不像丰收的葡萄藤,而是一张挂满了昆虫的蛛网。我的困境可想而知,每天都要惨叫一两声:“任务理不清楚!”我很难条理分明,循序渐进,有条不紊地去做任务,每天东奔西走,深陷在三四十个任务的谜团中头晕脑涨,逻辑混乱,头绪繁杂,丢三拉四,内心深处十分地痛苦。

这个时候财主和我一样痛苦,我和他就像难兄难弟,我想找他抱头痛哭,他却见我就躲。就算逼不得已跟我说话,声调也像哭长城的孟姜女,公堂上诉的秦香莲。我跟他很诚挚地谈过心,一区的1个金币5分钱,你每周给我就算20个金币,也才1元钱而已。我请你吃顿饭就是四五十——我每个月不止请你吃两顿饭吧?财主觉得我说得相当在理,就是舍不得从兜里掏钱,他每次寄钱给我时都痛苦难当,并向我详细描述过这种痛苦。

“那种感觉就像拔一根腿毛下来。就像用手指用力拈住一根腿毛,微微疼痛,心里焦躁。犹豫再三之后,大喊一声,将它拔了下来,刹那间就如针扎一般,止不住一阵哆嗦,肌肤寸寸战栗,尖锐的痛苦像水纹一样从毛孔处荡漾开来,又渐渐褪去,留下死一样的寂静。这虽然不致命,但腿上从此就残余一种悸动,一种隐隐作痛的忧伤。”

“一个金币,你每次找我要一个金币就像拔一根腿毛,二十个金币就像拔一把腿毛。死不了人,但十分忧伤。”财主强调说。

关于我得了任务强迫症这件事情,财主心知肚明。我估计他心里暗自喜悦,巴不得我早点受不了折磨退出游戏。照理说我跟财主相交五年,不至如此绝情,在这里推动事件发展的关键性人物是胖乎乎的家庭主男。主男是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在公司里和财主同级,同岁,同居。两个男人的世界里总有那么多的恩怨情仇。有一天主男跑来偷偷问我多少级了?我说16级。主男问我在哪里扎营?我说奥格瑞玛。主男若有所思。

这场对话是趁着财主上厕所的时候进行的,后来我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真相是一个阴谋。一个惊世的阴谋。两周后财主亲手揭开了谜底,他主动请我吃饭,默默地夹两筷子菜,叹了口气,抬眼看着我问,你认识一个叫赵公明的人吗?

我想了想,这名字很熟,人我没见过,在拍卖场经常买他的装备,都是蓝色的,级别也合身,就是贵了点。财主摇了摇头说,赵公明就是家庭主男。我大吃一惊,居然是他,他怎么从来不曾向我提起。财主说,如果你知道,就会张口要他的装备,哪里可能拿钱去买。我说这倒也对,但你和他住一起,你们天天玩魔兽世界,你怎么也才知道?

财主又叹了口气:“如果我知道,他又怎么可能把装备加三倍价格卖给你。”

饭桌上顿时冷场了好一阵子,忽然间我哈哈大笑,嘴里的饭粒乱喷。我说主男不愧是市场部经理,这生意可做得真精。他知道我挥金如土,就专门搞了批适合我的装备,用小号提价卖给我,这下我全明白了。啥叫职业素质?这就叫职业素质。财主很愤怒,说挥金如土?那都是我给你的金币。我说一个金币不就5分钱嘛,财主说他一个人赚我的黑心钱也就算了,他居然发动了他那个公会的低等级成员都去打装备卖给你,欢天喜地跟过节一样。随随便便一件20级破烂装备就要卖你2个金币,一口价,狮子大开口的一口价!我说哪里是破烂装备,每次都帮我多加两三个属性点数,再说我也需要多买几套换换造型嘛。

财主又沉默了下来,他瞪着我,一直瞪着我,我以为他会按捺不住踢翻桌子,从衣襟下抽出两把长柄解腕尖刀,扑上来豪快地斩杀我。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他的腿毛根根直立,皆作无声狂啸。这可能就是忧伤的极致,忧伤的极致就是晚霞一样燃烧的悲愤。财主怒不可遏,他用了好一阵子才让自己平静下来,用一种嘶哑的声音告知我,他已经把我和家庭主男在游戏中拖黑了。他从今以后不会再给任何人金币,银币,铜币。他希望大家都能自食其力,光明正大地挣钱,理智地花钱。从此以后我们在游戏中分道扬镳,擦身而过。

说这些话的时候,财主饱含某种决绝的情绪。他连饭都吃不下去,掏钱结帐,匆匆离去。我知道有些事情不可以挽回,我无法再从财主身上要到一个铜币。那天晚上我站在十字路口的平原上,站在径自奔跑的陆行鸟和斑马之间,夕阳残照。我打开任务列表,20个任务满满当当,分散在四面八方。我在十字路口已经待了五天,只做完不到一半的任务,忽然之间我开始厌恶这样无休无止做任务的人生,做系颈而行的囚徒。这可能是财主的忧伤感染了我,也可能是贫困的前景吓倒了我。总之,一切像干燥的肥皂般索然无味。

不久后,我放弃了魔兽世界,年仅20级。财主和我都回到了平静的生活里去,只有主男略显黯然,他向我辩解说,反正你都要买装备,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又辩解说,财主从来不给他金币,手头上一直很紧,只好用这种法子曲线救国,结果终究是断了财路。故事到这里似乎就要结束了,然而又生枝节:几周前,财主魔兽世界的帐号凄然被盗。

惨剧的由来是一款叫魔兽小强的插件,财主下载它的时候,做梦也想不到里边还带了一个盗号木马。接下来一段时间财主明显憔悴了很多,失神而无助,不爱刮胡子,看人时眼睛往往无法聚焦。我觉得很不忍心,就约他去海边冲浪,路上我问财主这个帐号损失了多少钱?财主说,3000元——起码值3000元人民币啊。

这是财主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公开他的家产。3000人民币,折合60000金币。财主像一只体毛尽褪的雄鸡,奄奄一息地躺在案板上。他终于不再忧伤了,绝望的尽头是一片灰烬。不破不立。他在魔兽世界中的生命之火已经熄灭,他在大航海时代的商旅之路才刚刚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6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