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脾气的小肥

寂静岭的向阳岸

 
 
 

日志

 
 

彼岸  

2006-08-14 12:58:4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每个人都在寻求逃避的时代。

  在繁华的大都市C城,从来都不缺乏各式各样的蜚语和传闻,关于明星,关于神迹,关于鬼魅,关于性与谎言。从炎热的八月开始,人群中开始流传着一个特异功能者的故事,据说他可以泰然自若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这首先被认为是一种隐身术,但很快就确认了“消失”是彻底而干净的。特异功能者被当作是一个魔术师或是一个江湖术士,成为四月孜孜不倦的谈资,直到他在正午12点,从C城最高的大厦顶端一跃而下。

  这是一次毫无征兆的演出,大厦四周的数千人亲眼目睹就在他落地的瞬间,在贴近地面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段镜子般闪闪发光的河流,特异功能者衣袂飘飘,头下脚上地跌落在河流的左岸,就此失踪于尘世。在他抹去身影的瞬间,那条河流也随之消失不见。整段影像被恰好路过的电视台记者录下,并因此而迅速传遍全城。

  一个月过去了,特异功能者依然不知所终。C城市民对此议论纷纷:阴谋?奇迹?抑或是故弄玄虚?媒体开始发掘特异功能者的生平事迹,公安局成立了重案小组,私家侦探社企望一举成名,本市最高学府也为此专设了科研课题。但不知从何处起源,在市民中逐渐开始流行起来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诠释。在传言里,特异功能者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和现世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并永远地停留在了那里。

  关于这个世界是何种存在,以及进入这个世界的方法,均一概不知。出于他在落地前跨越的那条平静的小河,这个世界被称之为“彼岸”,隔离在此岸之外。

  由于没有人能提出更有力的解释,以上说法很快甚嚣尘上。在公安局的档案中,特异功能者被列入失踪人口一栏,但即便是青腚小儿也对此嗤之以鼻。人们越来越相信特异功能者不是因法术失灵而失踪,而是抵达了彼岸,就像漫长的旅行抵达了它的终点。彼岸究竟为何地?学者、政治家、宗教人士对此争论不休,甚至有人提出特地开设一门“彼岸学”以作研究。整个事件并没有像别的绯闻或争端那样很快沉寂下去,恰恰相反,不久后出现的第一支彼岸探险队将故事继续推向高潮。此时特异功能者的生平已经无足轻重,关键在于这是第一次在现实的世界之外,被确认还存在另一个未知的空间领域。比如说,桃花源。“今生,现世,你还留恋什么?”这句话作为探险队的口号,很快被C城的媒体放大至震耳欲聋。

  遗憾的是,第一支彼岸探险队的尝试完全失败了,他们穷尽各种方法,也无法找到那条神秘的镜河,无法追随特异功能者的身影而去。这只是一个开端,媒体上充斥着对这队先驱者的置疑,从学历,到人品、智商,甚至深究到出身和案底。结论是他们不具备进入彼岸的资质——彼岸并不对任何人一视同仁地开放,因此更多的跃跃欲试者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团队,其名号也从“探险队”变成了诸如“移民团”、“拓荒者”、“先遣队”一类更加狂热的称谓。

  “今生,现世,你还留恋什么?”对彼岸的向往似乎并不来自于勇气,而是彻头彻尾的厌倦。

  不久后,新教派的介入完全改变了事件的规模,一个自称为彼岸导引者的人出现在城市的广场。他宣称自己曾到过彼岸,那里并非一个全新的世界,而是回忆之地。人们跨越镜河,来到自己某一段过往回忆之中,然后你可以选择让一切重来,或是跨越另一条镜河,直到寻找到你愿意重新开始的那个时间座标。“我到达过彼岸,我在自己的童年里呆若木鸡,我母亲端着玉米粥向我走来,蝉声悦耳,触手可及。”彼岸导引者的声音如同梦呓。

  这只是第一个彼岸导引者,追随者像潮水一样涌来,将他包围得水泄不通。此类煞有介事的人物接二连三地出现,其中不乏骗子,精神病人,野心家,但也有少数被认为是全知全能的贤者。在各位指引者的呓语中,彼岸呈现出了不同的形态,不同的流派之间激烈指责对方乃是虚妄,互相之间又采取了不同的方式“修炼”,企图踏上通往彼岸之路。经过似乎是无休止的辱骂和揭批,最终有三个所谓“彼岸”的人气如日中天,彼此难分高下。

  第一个彼岸导引者称其为“回忆之地”;其二个彼岸导引者曾经是一个天文学教授,他认为彼岸无非是连接地球和遥远行星的一个虫洞;而原来的宗教人士则宣称,这就是被提前打开的“天堂之门”,信徒得以进入,入者得以永享极乐世界。这三者之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先知,须臾间难有公论,而他们既然势力相当,也就放弃了攻讦,专心探询彼岸的所在。早在他们停战之前,整个C城已被卷入了彼岸狂热之中,“是非”永远是最好的宣传单。教派之争让彼岸几乎成为了一种信仰,一个栩栩如生的神祗。

  在三大彼岸教派之间,市民非此即彼,非彼即他。无数的人希望能从回忆之地开始,重新粉刷自己的人生;又有无数的人兴致勃勃地步往星际殖民时代的光荣;原本就有着宗教信仰的人自然渴求着提前升入天堂净土;现实世界就像一张脏兮兮的抹布,被随意舍弃。神秘的彼岸对于嘈杂不堪的现实世界来说,就像那条镜子河流一样闪耀着钻石般的光泽。它代表着几乎一切美好的想象,每个人都在彼岸中发掘内心深处的欲望,作为这欲望的另一面,现世是如此索然无趣,充满了悲伤的意味。这是一颗值得我们逃离的行星吗?

  那些陡然间感觉到自己在现世中伤痕累累的人,认为只有远离身边的污秽,在彼岸以洁净崭新的姿态再生,才可以治愈被心肌紧紧包裹着的创伤。

———————————————————————————————————

  故事从酒馆里的一次同学会开始,报社的专栏作家斑马带着女友鹦鹉坐在角落里,他的同学们正在口沫四溅地讨论关于那个特异功能者的故事。就在前一天,特异功能者从468米的本市最高建筑上跃下,落在一条虚幻的镜子般的河流左岸,随之人间蒸发。

  斑马见惯了无中生有的炒作,对于人凭空消失这一说感到无趣,认为是狗皮膏药式的无稽之谈,他没有注意到鹦鹉的眼睛里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在随后的媒体报道中,“彼岸”这个词汇成为关注的焦点,人们开始慢慢相信,特异功能者跨越镜河到达了彼岸——那是另一个平行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不同的彼岸教派,企望能远离现世,斑马对他们嗤之以鼻,并因此和鹦鹉产生了争执。鹦鹉心里有着斑马所不知道的悲伤往事,斑马从未发现过这个,因此也无法理解女友希望放弃这整个世界的想法。在他眼里,世界纵然不尽人意,也有着足够让我们坚守下去的价值。

  随着城市里失踪人口的增加,整个C城逐渐陷入了混乱之中。警察忙于打击趁乱而起的犯罪活动,这其中包括剽悍的刑警骆驼——由于目睹了太多的凶手杀人毁尸,制造死者已成功抵达“彼岸”的假相,骆驼坚决否认并嘲弄彼岸的存在,他认为那些失踪者只是一次次凶杀案的祭品。但不眠不休的工作,以及没日没夜地面对黑暗和残忍,让骆驼在不知不觉中对彼岸充满向往之情。意识深处里,他比谁都渴求着那个洁净的美丽新世界,并且被这种幻想和锯齿般冰凉的现实折磨得憔悴不堪,如同对死者刻骨的爱恋。

  在一个无风的深夜,鹦鹉从一栋高楼顶端纵身跳下,落地时发出一声钝响。她似乎必死无疑,但在鲜血慢慢涌出的同时,镜河再度出现,鹦鹉的身体消失在镜河左岸。目睹了这个事件的少女小鱼拨通了斑马的手机,告诉他鹦鹉最后托付自己所带的留言。

  伤心欲绝的斑马无法接受鹦鹉离开自己的事实,他报了案,由于鹦鹉落地之处有一小滩血迹,公安局受理了这件谋杀案,由骆驼负责侦破,唯一的现场目击者小鱼作为嫌疑人被卷入其中。这三个人因此而走到了一起,他们发现鹦鹉在此之前,在C城的各个角落里留下了大量的线索和隐语,她希望通过这种形式向斑马解释她说不出口的回忆。

  这些线索分布在鹦鹉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引导着斑马一步步走近女友的内心深处,也终于知道了鹦鹉深埋在心底的隐秘伤痕。当他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了解鹦鹉的时候,对她的爱意也日复一日地增加,深爱着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女子。

  在调查过程中,骆驼渐渐发现鹦鹉的失踪并不像是一次刑事案件,没有任何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察能解释这个女人无端从空气中融解的原因。他开始慢慢相信彼岸真实存在,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他无法克制住自己对这个污秽世界的憎恨,因而更加压抑不了对彼岸狂热的倾慕。这种无助的痛苦不断折磨着他,让骆驼一点点变得脆弱如琉璃。

  案件似乎永无“昭雪”之日,侦破的过程变从彼此猜忌变成了彼此安慰。

  少女小鱼是一个绝望的失眠症患者,由于长期失眠的折磨,她渴望解脱,但又恐惧死去。她沉溺于酒精、烟草和性欲,这虽然对治愈失眠毫无作用,但可以让她暂时忘却苦恼。她的敏感和聪颖一次次帮助斑马解开了鹦鹉留下来的秘题,由于同样的家庭环境,她比斑马更能够了解鹦鹉的悲伤,同时也被鹦鹉一心寻求彼岸的情绪所感染。发现自己患上了脑瘤之后,小鱼拒绝治疗,彻底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信心。一直喜欢科幻小说的她梦想能在自己死去之前,看见宇宙深处同时升起的十个太阳。

  最终,一个丢失了爱人的忧郁文人,一个有着精神洁癖的疲惫刑警,一个身患绝症的不良少女,不约而同地踏上了寻找彼岸之路。共同的目标让他们成为了好友,而骆驼和小鱼在不停的吵吵闹闹之间,互相也暗生情愫。

  斑马相信鹦鹉一定会回到过去,将这一生的剧本改写,不再被回忆死死囚禁。骆驼不顾一切地试图远离多年来纠缠不清的罪恶,也许只有天堂,才能满足他这个遥不可及的愿望。小鱼自愿成为了科学家的试验品,他们致力于寻找连接地球和亿万光年外的虫洞,正在招募第一次远航的志愿者。他们分别加入了声称能实现这些愿望的三大彼岸教派,历尽周折,却一无所获。

  第一次虫洞试验失败了,小鱼身受重伤,被送入医院急救。斑马和骆驼来到了小鱼身边,她在弥留之际轻声唱起童谣,骆驼泪流满面,他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表面堕落但内心善良的女孩,她有着如此纯洁的光芒,仿佛是来自天国的救赎。

  手术成功了,医生同时切除了小鱼的良性脑瘤,她的失眠症也随之痊愈。小鱼在十年来的第一个梦里解开了鹦鹉留下的最后一个线索——鹦鹉在某个地方留下了去彼岸的方法。但此时的小鱼已经恢复了对生活的热情,而骆驼也因为不期而遇的爱情,对彼岸不再苦苦期盼。小鱼犹豫着是否接受骆驼的追求,他们的结果是一场轻喜剧式的恋曲。

  斑马独自来到一家电影院,那是鹦鹉在发生“过去那件事情”之前去过的地方,鹦鹉希望自己能回到这个时间座标上,让一切重来,并在自己当时坐过的位置留下了打开彼岸的“钥匙”。但斑马看到的却是正在拆迁,已经变成废墟的工地。

  万念俱灰的斑马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也了无生趣。就在这样近乎于麻痹的状态里,镜河无端地在他脚下出现,斑马向镜河的左岸看去,失踪的人们成群结队地站在那里,其中竟然找到了鹦鹉单薄的身影。她望向斑马,深情款款。

  世界一瞬间变得如荒野般静寂无声,鹦鹉向斑马呼喊些什么,看见嘴唇起合却听不到声音。就在斑马终于反应过来,打算发狂般越过镜河的时候,以前的同事忽然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斑好久不见,你怎么站在菜市场发呆啊。镜河以及左岸的世界随之消失,斑马在现实里木然而立。

  评论这张
 
阅读(12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